殺我的人與我殺的人

 

這是我第二次看「東山彰良」寫的小說,但是在我的閱讀心得記錄裡卻只有《殺我的人與我殺的人》這個紀錄,之所以會第二次看他的作品而只有一本完成的原因,是因為,之前看到一半就放棄的《強尼兔之教父本色》一直是使我對「東山彰良」的作品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一個主要原因。

 

話說上一本兔子的擬人化寫的小說,我會看的意興闌珊的,還是因為題材的關係讓我提不起興趣起來,而這回的《殺我的人與我殺的人》主軸上,還是偏重於台灣日據時代結束後,國民黨軍隊進駐之後本省人與外省人在生活上的摩擦花火的描寫,比重雖然不多的美國連續殺人事件的草率介紹,我幾乎是一目二十行的帶過了,至於其中賣弄引領讀者認真思考的「敘述性人稱辨別」的制式寫法,在現在的讀者眼裡,應該是一個見怪不怪得可以說是老套的作法了吧!?我認為九成以上的讀者都不會覺得突然間才發現原來該當律師的沒當成律師,而該是殺人魔的竟然是正義發言的代表吧?

 

在我偏頗的看來,有一個亮點就是咱們台灣人彰化人「東山彰良」似乎有些把台灣一些難登大雅之堂在過渡時期發生的難堪醜事全都深刻描述了出來,像是毒油事件,台灣人的世界觀,台灣人對法律的認知,台灣人與外省人的衝突的醜陋面,台灣人對衛生習慣的不重視等等的,都有極其詳細卻又不怎麼到位的描寫,這一點,讓我覺得這樣的小說到底賣點何在呢?

 

難怪刺頭出版社這回又可以大辣辣地出版這位被塑造成很有名的台灣日本人寫手的作品了,難怪,為什麼不是正經有公信力的出版社來出版發表呢?這個故事不但在內容情節上沒有什麼吸引力,也確實是個沒爆點轉折的作品,卻是一再地上市,包括初版上市一次,作者簽名板又再上市一次。台灣讀者莫非真的毫無辨別能力的虛躑千金嗎?

 

我認為除了「東山彰良」本身的筆法已經純屬日本文法,變成了小說內容無論在角色思考上,對話語法上都不能稱上一本道地的台灣故事。除此之外,因為這個出版社以他們一向的草率粗糙的上市精神作風,又把王蘊潔也給拖下水了。把對話的引號給省略掉,然後總是很不順暢的呢喃真是隨處可見,就算是翻譯之後,編輯也有責任讓整個文字故事內容調整成適合繁體中文讀者,特別是台灣人的閱讀習慣才對吧?雖然說是如果大幅度調整,會失去作者既有想要表達的想法,但是如果不能順暢描述故事情節,豈不是陷這個作家淪入一個文筆差勁的唾棄坑洞之中嗎?

 

反正,講了半天,總結一句,這是一本偏重在闡述台灣差勁文化與鄙陋相處磨合上的凌亂不堪的小說,人物對話的時代感並不成熟,編輯在文字編排上對話引號錯誤的荒謬,而且故事平鋪直述,卻已故做「敘述性人稱辨別」的老掉牙創意寫作法來引導讀者,這些都是沒有必要的故弄玄虛,所以讓我看了三百多頁下來,卻毫不明白賣點為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