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為只是手機掉了

 

這兩天批拼湊湊的時間裡,把這本故作懸疑,本來命名為《密碼》,後來改名為《原本以為只是手機掉了》的故作懸疑的小說給硬吞了下去。當初就是因為誇張的宣傳(蘇A堅信不能原諒這種作風)讓我又花了錢給滿心期待地買下了,雖然在飛機上看到翻拍的電影急著上映給了我一點點信心的安慰,但是結果竟然是這麼擺明的事與願違丫!事實上,這無疑又是「刺頭出版社」荒腔走板正經八百的一貫作風的奇情劣作,真是一本糟糕的小說。

 

好吧!小說分成了三個視角來講述這個故事,先別以為有什麼爆點或者驚人的轉折,一點都沒有。跟之前皇冠出版的「湊佳苗」《反轉》有著極為相似的令人憤怒。

 

作者秉持著平鋪直述的像在爭奪年度最爛「輕小說」的努力心態完成了這個無聊的故事,在這個手機與臉書已經成為公共知識的年代了,竟然還把主角們對這些認知可以薄弱至此,這是一個很不正確的社會常識,另外,變態殺人兇手一開始就大辣辣地宣告用盡所有科技來製造出事端,囉哩八唆的自我能力闡述,像是在面試什麼重要的科技工作似的,實在讓人覺得無聊透頂。另外,其他的受害者們的唏哩呼嚕地拼命聊天,我們站到腳都酸了,才發現這些可以快轉的頁面竟然充斥了大半以上。

 

除此之外,總有勇探們冷硬追尋犯人的蛛絲馬跡吧?但是因為礙於文筆這種天生的能力吧!所以絲毫無法引我入勝,這已經不是先入為主的「逢尖必反」了,真實情況真是令人覺得上當,自己就像沈迷在臉書上的空虛用戶一樣,看到稀有的留言後那種迫不及待給個熱情回應,像是什麼謝謝分享,日安,祝你星期三快樂,這種令人心寒的乞求暖意擁抱的留言。

 

我突然發現,我竟然花了所剩不多的時間看這種鬼玩意兒。雖然作者努力描述或者甚至很得意地把這個犯人介入真實生活的橋段,想要表現得讓讀者大吃一驚,期望每一張在他的書面前的讀者的臉都有驚訝尖叫的表情,錯了,作者真是太低估讀者,也太高估自己了。

 

「田耳」透過了《天體懸浮》的角色講過一句不錯的話: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往往得到的是自討沒趣。

 

這些大家已經習以為常的生活常識,作者硬要拿來掩飾他的沒有創意的硬寫作風格,但是寫小說這種事情,不是你努力就可以得到好的結果的,像是台灣有一個哭哭啼啼的「黏成三妓院」整天在網路上討拍,說自己年過來稀仍然筆耕不輟,就是一個最佳的證明,寫小說不是你努力就會有好結果的!

 

況且,我並沒有看到這本小說的作家有過什麼努力的痕跡。我本來想像著跟《安眠書店》只有國籍上的差別,萬萬沒想到這個故事可以空洞到這個程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