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師偵探事件簿

 

我向來對這個出版社毫無好感,更別說那個謊稱自己是「台灣的黏成三妓院」的粗鄙作品一再上市令人作噁的商業行為了。當然啦!衛道人士以及相關同夥們必然對我這些言論回敬以攻擊性十足的群起撻伐,至於老身怎麼會去計較這幫懷著燕雀之志的狐群狗黨,對目標在千里之外的火車鬼吼鬼叫後那種瞎子都能瞧見的難堪呢?

 

然而樹大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癡的反向理論,出版著出版著,終於呀!一些有志之士還是只能依靠這種契丹後代的幫忙,勉勉強強在自己的部落格或者臉書上發表一些恭維的感謝文,每次看到這種言不由衷的斷斷續續,總不免覺得舞文弄墨之人沒有舞台的心酸,與唐寅的見解正好相反地在心裡表示:「不願醉死花酒間,寧願鞠躬車馬前」。

 

這是一個「必須」的開場,敢走進廚房的人,就不要嚷著一身的汗臭味。敢出版作品在市面上銷售的人,自然就要能夠接受消費者「直白」的評論,我知道一群瞎了狗眼的虎頭蜂正在摩拳擦掌,準備來的義憤填膺的反擊,隨便你們,爛東西專門店的招牌,不只可以吊在公司門口,還可以寫在你們的背上,或者喜歡的話,就把額頭上次上這幾個大字吧!

 

「牛小流」比起狼人、海盜船上的花,看起來正經八百了許多,我在打開出之前,忐忑不安地擲出骰子,回顧出版社帶給我的慘痛經驗,或許在骰子被地心引力完全吸附之後,可以出現個七點八點這種可以騙騙錢的高分。骰子一天後停了,出現了令人意外的驚喜。

 

我跟馬來西亞的淵源也有一段時間了,最近地產仲介「突然間一時興起」地要幫我整批賣給當地的財團,我開了一個不倫不類的價錢,也心情矛盾而且鴕鳥心態地去翻閱相關的資料。這個時候,在上一本難看的小說後,只想找一本「開心少少」(周星馳推薦給朱茵的漫畫作品時的形容詞,逃學威龍不能忘呀!)的小品,誰知道在聯合著痛苦回憶的馬來西亞土地上,有著這麼一位活潑可愛的華文作家,雖然我常看他的資訊,他青澀的眼睛還在閱讀一倉庫的必讀推理經典作品,卻萬萬沒有想到,在他發表的這個書名不起眼的小說裡,竟然可以把幽默、知性以及懸疑緊張的情緒都掌握到恰到好處,我看了「我的醫生朋友」大力推薦,也看到序文裡一堆沒有知名度的炮灰讚譽有加,看來,華人寫作的新希望一天天的有著星星之火氣吞天下的態勢。

 

反正是一本很有趣的書,如果硬是要挑點雞蛋裡很少見的骨頭的話,就是人物對話還不夠自然,而且許多的用語還是屬於馬來西亞當地華人的方言直譯,閱讀起來多少有點繞口與猜測,既然是在台灣發行的作品,我認為出版社的編輯難辭其咎,當然啦!這種編輯自然說要保留當地原汁原味,就像港星唱個歌一定要裝作怪腔怪調的,你看張學友不也是這樣紅透半邊天,我的媽呀!噁心的抖音~~~

 

加油,「牛小流」接下來的作品,絕對是我必定收藏的好東西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