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

 

這是一本女性作家的題材,由於姓氏發音不免讓我以為是俄國人或者東歐偏向北部民族的發音,誰知道呢?既然她的題裁寫著美國的故事,姑且就認為她就是美國人唄~反正出版社的,有一本沒一本的,一本一本賣,能賣的就賣,不能賣的就吹,找幾個部落格寫手捧一捧,把砍掉的書目做最有經濟價值的傳送一番,時間呀!很快就過了,然後我們蒼老凋零,誰也不記得這個故事有什麼吸引力了,許多的故事難免都會有這樣的下場,因為本質上,並不是那麼出色,並且有許多令人覺得作家單純於自我想像,並不了解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現實人生呀!

 

多半裡的多半都無法為了一個這樣的犯罪動機可以生成這樣的排擠恨意的,在我身處的生活環境跟領教這個命運安排之後得到的生活經驗裡,又不是沒有見過這樣的故事,生下來不能養,隨處棄置的無奈的正常現象,就連我家這種被稱為富豪的鄉巴土豪之家,也有第二個孩子就丟給某個髮夾彎迴轉處的陌生夫妻收養的情事,而且當事者夫妻中的女性,還扭曲事實地自豪表示自己一手帶大的三個孩子,個個出類拔萃都是人中豪傑,這種狗屁不通的真實情況,哪怕我再怎麼不去闡述,前一陣子回台灣巧遇的當年挖苦我第一名的秘書小姐,現在維持著未老先衰人老珠肥的她也同樣義憤爆口地:你媽都愛胡說八道引人注意!

 

算是對我有些安慰,儘管信誓旦旦的買賣,後來還是被她耍弄的讓我對銀行又失去了萬千的信用。這是常態,在那個時代裡生成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信口開河的必殺技,像一把鋒利的手術刀一口劃斷了感情的聯繫,也像一把駑鈍的沙豬到,把血肉模糊的傷口上,那些不需要灑鹽就可以達到凌遲到慢速快感。

 

說回小說吧!

 

這個作家的作品在我三杯剛烘好的咖啡之中,一直陪我到凌晨的四點才結束了彼此的對望關係。感覺上頗像「遠田潤子」之前的那本看過的作品,明明就是心知肚明的一切,偏偏以「多隆」「韋小寶」面對「鰲拜」時,拖拖拉拉地搞一個老套的「圖窮匕見」。這個招式對我而言已經用老,因此這種稚嫩的寫作手法與內容對於幼兒疼愛到犧牲世間萬物的荒唐情懷,已經讓我覺得小說竟只是一個小說而已,當情緒控制已經失控並切顛三倒四的時候,往往就只能當成一本三八活潑的自我陶醉的作品,沒有什麼好去討論感動激動或者正確合理性的多寡。人呀!如果在這個世界上學不會勇敢堅強與自我保護,其實就只能隨命運捉弄,陪著看不見得那雙吊帶手翩翩起舞,過著妳自以為得意骨子裡明白無奈的顛沛流離了。

 

隨便看看,不論保護妹妹?或者保護小孩?或者任性地交往闖禍?都不怎麼能引起我共鳴的一個很明擺著是虛構的故事。不怎麼值得去宣揚或者回憶的一本小品虛構的故事。

 

順道一提,譯者的任性或者是八成是豁出去瀟灑脫俗的心態,把「這太荒唐了」這種在激動時刻非口語化的胡適時代緬懷用的詞給寫進去了,到後來還有時下年輕人不怎麼雅觀的市井粗言:「你太帶賽了」全都融入在一起,喔~這不是太神奇了,這真是太爛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