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

 

沒有意外的溫情小品,雖然是比較少見的黑色溫情作品,但是本著「伊坂幸太郎」在後期「輕主題」寫作風格的作品裡,這還是以一向不變的原則寫出一個讓人「略」感意外的佳作。

 

除了輕描淡寫「殺手」這個行業的糾結矛盾與家庭關係平衡之間的拔河之外,還以「敘事性詭計」來安排當年的競爭對手登場,確實在無釐頭的意外事件中得到一個完整的解釋,至於說道最後律師對著法官提出抗議的那一部分,更是讓人無端莫名的喜歡上了「伊坂幸太郎」對生活的見解了,但是我可無法像小說裡所講的那樣雍容大度量,畢竟我不是殺手,也無法以那麼柔情的一面來面對許多生活上的忍耐多端呀!

 

我可以說這是細膩的「伊坂幸太郎」才能表達出來的一個圓滑的結尾嗎?或許這些遠在天邊都難得一覓的共鳴頻率,就在這個空氣污染著枯燥的寂靜午後,安慰起我心中空盪盪荒野的一片片風的漣漪吧!真男人,總得有些無端憑空地記憶或者實際冥想來安慰自己豪邁已經失去的所有吧!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