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魔者

 

如果有些「衛道人士」為了這個故事要呼朋引伴地拉起白布條,嘟起嘴來惱怒這個故事裡講的你情我願,願打願挨,那我覺得,「衛道人士們」的心裡,或多或找也是認同這種層出不窮,在人間搖擺命運崎嶇的這種玩命捉弄。

 

在青春(不限年紀喔!)裡迷失成了一個徬徨的剪影,失了魂又落了魄的青澀心酸就是「陳雪」在故事裡講述的每一字每一句,雖然是一本非常厚重,文字編排又密密麻麻的彷彿想要過濾真心讀者用的做法,但是真心投入其中的話,有故事的人們可能或許頻頻點頭稱快,也許落寞地表達了被作者理解的一切說不出口的痛苦或者快樂,那種無人可出其右的精準到位的描述,正是在情愛裡載浮載沉裡的茫然靈魂最具體的「被認同」,或許這本毒藥可以理解在回家之前,許多人在心裡無法說出的苦楚,不,不是或許,是絕對把這些苦說得明明白白,像是一定要安慰到所有層面的讀者似的。

 

非常好看的一本小說,雖然有人評論說虎頭蛇尾,但是把時間軸拉開來講述的做法,把數十年攤開來回顧與展望,人們的生活與人們所有的動作,就是一直不停的循環,努力地鞭策人們往悲傷的胡同裡自掘墳墓,而人,卻世世代代樂此不疲。

 

雖然色即是空,但是人就是人,成為了佛門的悟道者嗎?我覺得這種含糊的哲學定位、定義,對我而言還是像一片遙遠的星光,忽明忽暗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