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

 

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曾經我在博客來上買到的這本由挪威作家「安娜侯特」在二零零七年出版的1222竟然找也找不到,有的只是我根本是只能像是盲人摸象的原文小說,這不僅說明我的英文能力還是差強人意的遺憾,除此之外,從這件奇怪的事情之中我有了一個狠大的憂慮,就是博客來跟這本書之間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了?或者,有多少小說在博客來裡無從展示銷售呢?

 

北歐的推理作品一向總是電影強過小說描述,這是個很多作家都會出現的大問題,遠的不談了,就說在北邊的日本那個女作家「湊佳苗」好了,明明電影每一齣都如此這般的扣緊人的心弦,彷彿任何一段和絃都比要你命三千更有殺傷力,摧毀你眼瞼的閘門,讓眼淚傾瀉不已。但是回顧到原著小說的時候,你會赫然發現這一類的作家的作品,往往比起藥效強勁的安眠藥物,更有催眠的作用。

 

我覺得這本1222儘管文筆不錯,許多獨到的形容語句非常讓人喜出望外,譬如說有一句:

 

「冰柱?冰柱!冰柱……

這個字眼像蟑螂般在整個房間裡流竄。一開始是竊竊私語,越來越響亮,最後變成了大聲嚷嚷:有人不敢置信,有人興高采烈,帶著疑惑,還有巨大的驚嘆號:冰柱!

 

但是這本小說也僅僅在於安娜這個作家的獨到的文筆形容能力而已,或者可以順道一提的,偵探主角的細膩的觀察推理能力,這兩個部分確實是值得拍手稱讚一下的部分,那些冗長的主角回憶錄、路人甲乙丙丁的來往對話、過度熱心的破案動機、過多的風雪肆虐的怨聲載道以及跟案情扯不上邊,作者特意添加的最後那節車廂的作用,我既不想跳過許多可能錯過的精彩,但是也不想把毫不相干的巧思照單全收,於是半推半就的看了半天,犯罪者的身份以及殺人動機,實在不禁令人莞爾一笑,難道,現在這麼多作家,沒人能寫點意外一點的東西嗎?

 

反正,就是一個老套的暴風雪山莊的仇殺事件,拖拖拉拉的扯了半天(不禁讓人想起包龍星與李蓮英在公堂之上鬧了三個時辰的那個經典橋段!),節奏感拖壞了,讀者們多半都想出來真正的答案了。

 

再補充一個要打屁股的地方,這個笨蛋翻譯把窗外瞬間飄進來的幾公分的幾雪,講成了幾公尺高的積雪,更扯的,過沒多久這些積雪還融化了,我看整間避難的旅館不成了汪洋大海了嗎?太亂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