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告訴任何人

 

接觸到這一群在科學與靈異之間徘徊遊走的病人,是從我大學生涯慘澹畢業之後,不幸在999度近視眼的診斷之下(我覺得這那位陳姓立委真是白混了,平時不讀書被村民視為地痞無能之流便罷,真的有事請托,也可以搞出這種笑死人的飛機!),還是要硬著頭皮投入混帳陸軍行列之時。並不是因為我在國軍的精神病醫院待過,而是我那個好大喜功,存心享盡人間浮華虛名的吹捧掌聲的父親,跟一位以詐騙為專長沾沾自喜的龍姓友人,合夥搞上一間在深山野林裡,平均一年總有個兩三起跳樓自殺事件的精神病醫院。而不幸地,我就是這個醫院的掛名董事。所以提前比一般平凡無奇的人,多了那麼一點點稀奇古怪的生活經驗。

 

然而我老頭子撒手人寰了,這些每年總有幾個顧客死於非命的團夥們,總會有許多讓人瞠目結舌的理由來逃避暗股的發放。到今年索性連個理由藉口都不說了,你看,已經十一月了,從五月起一直躲到現在的那張陰影中的嘴臉,八成對著我電話裡的訊息洋洋得意,彷彿咆哮狂妄地自滿著:我就是不給你錢,咬我呀笨蛋!

 

反正,這本小說也沒有什麼看頭,本來在一開始的期待裡會有法國作家「喬艾爾迪克」HQ事件的真相》那樣的曲折離奇,可是隨著一頁又一頁的反覆嘮叨的無解贅述之中,我隱約可以從過往的閱讀經驗裡推敲出真相的一二,「刺頭出版社」這種費盡心思的伎倆,這麼多年以來沒有停止過的企業中心思想,你要調侃自己的識人不明也好,你也嘔氣地把這本書看完也罷,無論如何,他們還是順利地從你口袋裡拿到了書款,而你只能一頁又一頁埋怨故事的無趣、猶如吞食美工刀片般的翻譯、以及沒有意義添加篇幅的贅章一篇又一篇。

 

這很顯然就是老美喜歡講的家庭秘辛,舉凡在社會風氣與傳統道德上不被允許的情況,只管推給人人聞之色變的千年妖怪惡魔就是一種皆大歡喜的收場。然而這些難堪的醜聞猶如當東窗事發被揭露的時候,在事過境遷的多年之後,欲蓋彌彰的為了刻意隱瞞真相做出的千辛萬苦的隱瞞戲法,讓人覺得實在多此一舉,動機與手法的合理性往往是小說家很難多全其美的一塊。是我的話,我很難想像我會為了十年前搞丟的妹妹奮不顧身地挖掘當年的真相,在我看來,不是冷酷無情或者手足情深的簡單評語可以解釋或者苛責我的想法。

 

破案動機牽強,隱瞞事件的情緒也把鄉村小鎮的保守風情誇張化了,但是說也奇怪,在近代這個長度與我同樣歲數的時間裡,人們對於保守風氣的改革雖然不能說是撇除傳統的揚棄一切,但也很難否定開放的腳步踏出的明顯印跡,所以在這個時代裡再回顧這種傳統小說所提到的犯罪動機,真的讓我很沒有耐性地一字一句看著老美的倒裝句,被快譯通翻譯軟體所栽贓成的粗劣文筆。也很難想像一個本來可以是個格局廣大的家族秘辛,卻被作者平凡卻又虐人的文筆給當成了折磨讀者的工具,實在相當可惜。

 

我突然很想接著看「喬艾爾迪克」HQ事件的真相》的接續故事《巴爾的摩事件的真相》,起碼,在句子的交代事件過程裡,如果一般的讀者還可以帶著笑臉看著平凡卻有趣的故事,而不是像這本用心有餘能力不足的編輯,囉哩八唆地搞滿了四百頁,沒有什麼驚奇意外的故事。

 

簡單來講,就是一群精神病患的芭雷舞表演,錯拍的、搶拍的、摔倒的、昏倒的、笑鬧的或者中途脫稿演出的許多怪象,在這個故事裡把小兒子弄得七葷八素的,當然,讀者也難逃暈頭轉向痛苦不堪的下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