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

 

我這次在日本閒晃的時間裡,一個很大的感觸就是對於閱讀風氣的這種看似空穴來風的胡謅言論。在談論到日本人把閱讀當成是理所當然的娛樂這種事情之前,不免先看看機場的書報攤子,偏鄉農村裡的溫泉旅館中附設的圖書館,從古老的「不知名的作家」,到現在活潑可愛的「伊坂幸太郎」那種稱不上數大便是美的書牆被燈光映照之下,反射的光影裡,總會有幾個老先生老太太,或者我這種每次行注目禮的身影。

 

我一直在感慨這種閱讀風氣無法蔓延在台灣的社會上,起碼我的認知是這麼一回事,畢竟我們台灣的作家在散文方面的表現我是非常欣賞的,但是如果與日本的推理偵探這種具有娛樂性質的小說類別相提並論的話,別說平起平坐了,我們先談到望其項背這個看來謙虛,其實就是一種顢頇又狂妄的夢想。怎麼把自己國家民族說得這麼不堪呢?這個尖酸的說法我也不需要急著向各方致歉或者有什麼含羞卻愣的表情,其實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特別是這些醉心於這些領域的評論家也好,青澀荒唐的寫手也罷,人人都知道自己的問題並不是市場的問題,也不是稿費拮据的逆向刺激,畢竟,市場,在整個華人世界裡,那並不是日本或者英語系的使用者,可以擺在一起談的數量。

 

華文推理作品,怎麼會沒有市場?這是哪個住在瘋人院的鳥人說的屁話?究竟是因為沒有好作品,所以培養不出好的閱讀風氣?還是因為沒有閱讀風氣,所以才沒有人想要寫作動腦呢?這個問題八成比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來的需要被思考的。

 

好吧!回到這本《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唄!這是一位日本女作家,我很久以前買過了一本她的處女作品名為《如果九月不會結束》,但是無法得知(懶散同好會的同志們可以繼續使用這個理由)作品的內容,所以一直就把它丟在台灣有著恆濕的倉庫裡。直到前些時間看了她的《百合心》被拍成了電影版,所以直到這次去日本閒晃的時間裡,我終於展開了她之於我的第一本作品《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

 

這個故事結構稱很難可以稱得上是推理小說,若說是懸疑犯罪小說也不怎麼貼切,倒是不停讓我想起了最近剛接觸的「遠田潤子」所寫下的《雪之鐵樹》的結構大綱,其實就是以懸疑吊詭的筆觸,一點點一點點以圖窮匕現的呈現手法,把事件的原貌娓娓道來,要用這個套路來說故事就很依賴強大的文學基底、故弄玄虛引人注目的本事了,但是在我個人的觀點看來,最後就算是時光重疊的那一部分的突然筆鋒一轉的強烈推送,卻因為像是節奏的錯拍且誤植反覆記號琴譜,讓人彈的筋疲力盡,聽的人也不免哈欠連連,強打起精神來迎接已經不怎麼期待的,或者是已經猜中的刻意張羅的結局了。

 

 

三分鐘讀懂

 

故事主角看起來像是一個非常憂鬱,而且還是個缺乏愛情的中年女子,因為八年之前誤信了前男友的甜言蜜語,讓自己陷入了他所設下的不可自拔的泥沼之中,當成了性愛工具獻給可以為自己提供加官進爵的上司。前男友最後因為要攀親附貴,還狠下心來堅決分手娶了上司的姪女。故事主角從此憂鬱難解,鎮日以淚洗臉,反正這部分寫的很長,我其實看得沒有太大的興趣,要講憂鬱,誰比得上姜育恆呀?

 

 


 

 

 

好,我們繼續,把握三分鐘內把故事說完的節奏。

 

緊接著,她因為寂寞而與一個奇醜無比的粗人相依為命,但是對方有別於帥哥的一切卻是她厭惡的所有。在不堪寂寞侵擾的某個時刻,又意外的招惹上了手錶店的業務主任,而粗人伴侶為了避免故事主角又陷入了傷心的漩渦之中,於是暗地裡跟蹤與威脅業務主任與故事主角分手,而與此同時,故事主角在警方的來訪之後,得知前男友已經失蹤多年,而故事主角把粗人跟蹤事件、謀殺前男友事件做一個成串的聯想,日夜不停積怨的憂鬱情懷,讓她產生了對粗人動了殺機的念頭,一來為前男友報仇血恨,二來也想與手錶業務主任比翼雙飛。

 

於是故事主角終於手持利器,想要對粗人來個她多年來難得的痛快之時,所有的回憶排山倒海而來,當年,就是故事主角本人因為不堪被分手後還被勸為性奴,在歇斯底里的情況下亂刀宰殺前男友,因為在極度憤怒的情況之下,造成了多年的失憶症。而全心全意愛著她的粗人,終於讓她想起粗人為她埋屍脫罪的一舉一動,而就在感動之餘,粗人從高樓之上一躍而下地以愛之名,結束了她無法愛上他的極端痛苦,故事說到最後,沼田真帆香留」只留一筆輕描淡寫帶過一切,卻不免有些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深刻憂鬱。

 

 

 

 

真心話

 

在我看來,這個故事因為講了太多既不到位的愛戀,也不怎麼深刻露骨的性愛。反倒是我一直被像是花痴行徑而且刁蠻無禮的故事主角弄的很倒胃口,而一路上出來跑龍套的姊姊,對於妹妹的訓示,我也覺得太過於表面了,畢竟誰不曉得女人在四下無人的時候,怎麼可能會有這麼義正嚴辭的客套又正氣凜然的對話呢?這次的日本閒晃經驗,我得知了日本人是個很樂於「硬撐場面」之後,弄的自己「壓力很大」的民族,我因為回想起先前一連串看過的電影小說的經驗,兩者之間有著「呼應式」的暗自肯定的心情。

 

再來喔!我覺得劇情已經淪為老套了,就像我看那個「遠田潤子」《雪之鐵樹》,東扯西扯的天南地北,人物對話也沒有很強烈的辨識度或者活潑生活化的,我之前看的「舟動」的《跛鶴的羽翼》雖然相較於京極夏彥的作品,根本是鴻毛與泰山在重量上的相提並論,但是主角們的對話生動寫實,總能帶給人讀得津津有味的動力,但是沼田真帆香留」這種五十歲才出道的作家,許多點子與創意來自於人生坎坷磨難之後的不平凡經驗,這些是非常難得的寫作題材,但是天分就是一件非常現實的事情,你看,「村上春樹」的作品並沒有什麼真正出色的故事,內容多半千篇一律地令人覺得失望,但是他就是有寫作的天份,可以把文學發揮得讓人似懂非懂,這種最方便讓怕冷的格子拿來炫耀自身的閱讀經驗,因此沼田真帆香留」如果還要繼續創作,應該多加把勁兒,並非把句子拐來繞去賣弄孤芳自賞的文學概念就是好作品。這一類小說都被無知的博客來歸類在懸疑推理小說的類別裡,這是相當不應該的一件事情,既然要賣書,就要真的用心埋首在其間,我是沒辦法有間像是《海邊的卡夫卡》那樣的公益型的圖書館,不然我覺得對不會連書的內容都不知道,就胡亂分類一通的。

 

這個作品被拍成了電影,或許可以看看電影是否能夠拍出讓人引頸期盼的效果,至於三百多頁的篇幅,我個人的觀點,這本書只能稱得上是乏善可陳的一般水準而已。

 

 

 

書中自有黃金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