跛鶴的羽翼

 

我最近開始又接觸了台灣的推理小說,八成是我自己的健康與體力的紅燈,統一成了一個鮮紅色不停地在我面前繞著繞的,看什麼書都覺得疲憊萬分,正好有這種剛接觸推理界的台灣作家群,多不勝數的習作作品可以用來打發疲憊的時間,除此之外,我甚至還開始買上一些看來書名都覺得自己會害臊的恐怖小說,反正,笑笑鬧鬧看王晶、古惑仔也沒有什麼不好。況且,我本來就不是什麼文人雅士的。

 

我記得之前大約有翻了一下兩本我還滿喜歡的作品,作者可能是一個團體,或者僅僅是獨立創作的作家。書名頗有樂趣,本來以為是荒唐的可笑鬼抓人,但是看了內容之後,還頗有點頭如搗蒜的欣喜肯定之意。《台北城裡妖魔跋扈》《帝國大學赤羽騷亂》,雖然我還沒有盡數讀完以上兩本,但是我也連同今年年中出版的《金魅殺人魔術》一併也收藏了。雖然妖魔鬼怪的題材,在我本身的冷硬派個性裡往往受到嗤之以鼻的對待,但是也因為這些科學上否定或者限於假說階段的超自然現象,卻十足引發了我強烈的好奇心與散漫的求知慾,這個引爆點,很難不舉手承認每次看每次罵,卻又每次罵然後每次看的「京極夏彥」,從《姑獲鳥之夏》《狂骨之夢》以及之前看過還算有所收穫的《鐵鼠之檻》,我發現這些驅魔人,無非就是一個高端的心理治療師,而所謂的咒語或符咒,就是科學上正在躍躍欲試的「催眠」所使用的聲光工具罷了,雖然說罷了不免有些輕蔑之意,但是,如果能把這些技術運用得像「中禪寺秋彥」如此了得的話,那也不愧對在科學與超自然之間的一個有交有集的合理橋樑。

 

這世上沒有不可思議的事,只存在可能存在之物,只發生可能發生之事。

 

至於台灣前前後後也有過幾位被同業相互抬轎稱為「台灣的京極夏彥」的作家,從先前即出版作品到現在經常幫人背書寫序的「何敬堯」,到這次要寫心得的「舟動」。這每每激盪我好奇心的招搖旗幟,像是在我面前吹拂著在悶熱的秋涼裡,一陣陣擾人的暖風呀!

 

 

三分鐘讀懂

 

話說「宋劍軒」就是「舟動」在他創立的靈術師偵探系列裡的破案陰陽師,他的原文寫著是靈術師,自然他淵博如汪洋,堆積如巨山的知識,用來破解懸案看來是無往不利,形象在側寫師的筆下,大約就是「中禪寺秋彥」的模樣,但是交通工具卻不停地讓我聯想到「島田莊司」筆下,那個占卜神探「御手洗潔」在《異邦騎士》裡大辣辣登場那樣風塵樸樸卻又無比華麗的登場。

 

話說,「宋劍軒」助理的哥哥是在父親被仇家燒死的家庭裡長大的警察(不過這個跟劇情扯不上太多關係),而警局裡同時發生了「焚燒圖書館挾持人質事件」「中醫師樓上美麗鄰居夫妻燒炭自殺事件」以及多年以前,一宗「荒廢木屋夫妻相殘全家自焚」的悲劇。

 

總而言之,「宋劍軒」不需要有個記者妹妹(中禪寺敦子),也沒有必要找靈異眼睛的「榎木津禮二郎」,一語道破三個事件的相關聯,起因乃是因為一連串的社會案件,讓蟄伏千年之久的木妖畢方的作怪,如果警方強行逮補或者狙擊正在行兇的當年在「荒廢木屋夫妻相殘全家自焚」被遺棄的妹妹,那不僅僅只是火上添油,對破案只是飲鴆止渴。

 

除了到「焚燒圖書館挾持人質事件」強迫被木妖附身作怪的妹妹、「宋劍軒」還一言道破了遺書中案與座落的位置,組合起來驚人真相,警方作假案為了包庇正義法律(我剛剛在飛機上又看了一次東方快車謀殺案,那個耍帥的白羅後來也是包庇了那一堆團夥兒)無法滿足的基礎人性,並且留下假遺書故弄玄虛,而那位現場看似自閉症的女兒,卻因為被貪婪的叔叔以法定監護人的身份領樣,在這幾年之間不斷施以性侵並且等待遺產的繼承之類的(內容很龐大其實),所以基於這些殺人動機,妹妹一直與當年失蹤的哥哥暗通密謀,終於造成了這件驚天動地的社會案件。

 

差不多是這個樣子。

 

 

真心話

 

誰能不因為這樣的事情感到開心呢?台灣,終於有人是為了要寫一本推理小說,準備了非常多的資料加以強化許多說詞的可信度,這個精神真的令人佩服與感動。但在我是個消費者的想法裡,這只是一個個人的熱情而已,並不能因這股腎上腺素就豎起大拇指來做一場愛國的肯定。而且,愛什麼國?大家心裡的想法其實都一樣的。

 

好吧!我覺得「舟動」的企圖心非常令我敬佩,不論是搜羅「知識的用心」、「知識的獨特性」或者比較含糊的「知識的獨特見解性」都讓我非常的喜歡。

但是儘管如此,我對這個與「中禪寺秋彥」有著雷同度百分百設定的角色,還是有些個人的想法。在靈術師宋劍軒這個角色的來由等等的相關資料還是模糊帶過,雖然可以理解作者或許並不想把重點置放於此人身上,但是我這樣的想法也不能不算合理,那便是,如果沒有了這個角色的存在,那個「焚燒圖書館挾持人質事件」的即時危機就真的無法解除嗎?

 

或許可以解釋成因為靈術師的勸降,才放下手中的屠龍寶刀饒恕生靈(我個人很心疼那些被潑灑了汽油的書本),但是如此一來,畢方這個千年的樹妖就此消失了嗎?難道以後就不再出現縱火犯了嗎?我覺得老宋在圖書館門口跟警方對嗆現代武器無用的說法,其實已經超越了合理的範疇了。

 

另外,那封「肉肉腸」的遺書又是怎麼「被規則性」地「發現」其中蘊含的自白呢?我覺得這一點已經把老宋講的跟宋楚瑜一樣神氣活現的了,這個或許就是我在下一篇講述「沼田真帆香留」的問題是一樣的,就是本質的問題。

 

「大江勝彥」收藏超過令人傻眼的三萬本的書籍,而三十歲出版的作品已經頗有讓人目瞪口呆的感覺,雖然我不知道「舟動」的年紀,我還是非常希望他可以修正許多關於「宋劍軒」人格特質以及對於淵博知識的講解時,要避免掉照本宣科偷看大字報的那種令人懷疑的程度,畢竟是小說,正常寫實的人性還是要顧及到,雖然能飛能跳的衛斯理風靡一時,可是經不起時間的考驗的,就是這種能力誇張而且性格乖張到不討人喜歡的作態,可能都是用心之餘,「舟動」還有許多塑造故事主角時可以改進的地方。

 

另外,關於「宋劍軒」令人崇拜驚訝的能力與知識,本來就是故事的重點,你看「京極夏彥」的「絡新婦之理」其內容那種轉過來都過去的囉哩八唆,就已經模糊了「中禪寺秋彥」應該帶給讀者新奇的能力,倒不如像是「姑獲鳥之夏」的鋪陳,先把「宋劍軒」的由來說個明明白白,之後他有什麼怪異情緒或者說法的,更容易讓人信服。甚至像是「魍魎之匣」裡講到在日軍侵略世界裡有著舉足輕重角色的「中禪寺秋彥」,往後談到的世界各地的超能力者、靈媒、祭師等等的異同上,雖然講的口沫橫飛篇幅厚重,但是讀者如我,讀起來真是開心地無法形容,沒想到那麼零散的知識,可以藉由一個真正熱愛這一類話題的作者集結在一起,而,咱們的老宋卻是天文地理文學語言都樣樣精通,說起來,是有一點雜亂無章的誇張行事了,這些雖然在支持者面前是吹毛求疵,但是我覺得老宋只要一登場,我反而有點覺得哭笑不得,或許也是我恨鐵不能成鋼的一種警惕性的反射動作吧!

 

書中自有黃金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