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侍二

 

出來跑的,早晚還是要還。欠很久的說是不合適小孩子看的電影,早晚還是要拿出來的,既然昨天晚上的電影日開了第一槍,接下來沒把後續的安家作業給做完,好像也不太有江湖道義。

 

話說到報仇這種事情,我本來也跟老爹商量過與其這樣擔驚受怕的過日子,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我花個幾十萬找幾個大陸的殺手,開個車撞死那顆龜蛋裡蹦出來的狗東西?!老爺子除了本來的憂心忡忡受怕過日子的表情之外,還意外地增添上瞬間額外的震驚,他八成馬上驚覺到一個重要的疑點:究竟這個兒子是被司馬懿帶壞的曹章,還是看教父電影看到頭殼壞掉的佛雷多呢?也或者只是擔心這個兒子的野心跟壞脾氣,將來會不會也把這種衝動拿來對付自己?!當然啦!現在講起來是瀟灑輕鬆自如,但是在那個盡忠盡孝的熱血青年的當下,我還是雙眼冒火的提出這個建議,儘管還沒有上谷歌大神去搜尋專門殺人放火的犯罪組織的聯絡電話。

 

總之漫威的電影就千篇同一律,黃河入海流的,講道德說和平,也差不多保留一點可以讓未成年偷看的人不至於拿來在法庭上指稱:我是看死侍學的!

 


(二十六樓電影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