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不會凍結

 

刺頭這回可是卯上了全力似的,一如常態地毫不遮掩地大放厥詞在宣傳的花枝招展之上,加上各個在小島上自鳴得意的大作家們合力吹捧,像是一鼓作氣要打響這個「市川憂人」這個招牌,也好像是奮力一擊做最後的掙扎,在我看來,或許我已經過了這種沈迷腦筋急轉彎,或者我根本從來也不是這一類浪漫推理界的人,所以對於這種複雜的推理小說,從來都無法熱情投入睜眼與闔眼之間那個偶爾打開的隙縫之中。

 

先來談一下這個被刺頭代理發行的這個作家背上的光環先!鮎川哲也獎鮎川哲也賞:獎的前身是1988年的「鯰川哲也與十三個謎」,正式設獎是在1990年,以作家鯰川哲也(19192002)命名,由東京創元社主辦,正獎為柯南道爾雕像。這個作品《水母不會凍結》顯然是在2016年得到了這個殊榮。但是就算如此,我個人在這個年紀已經對科幻的題材不在本著吸收知識為樂的人生理想跟樂趣了,所以複雜的化學作用與飛行船的奧妙,神秘可以經由隱藏於雷達反射之中的原理,以及這一切如何被各國覬覦的間諜來往的虛晃一招,已經讓我覺得一本小說湊篇幅的用心,已經不只是增加厚度而已,而是那種根本一點都不意外的犯案手法,需要這麼複雜的包裝來誤導再平凡不過的過程,雖然也是情有可原,但是因為這樣的刻意做作,再加上喜歡賣弄文筆的寫法以及翻譯人員差強人意的能力,活生生的把本來可以稍微好看的作品,弄的節奏感的步調以及文學的點綴,一條活生生的蛇,硬是多了幾隻看起來像是腳的爪子之類的,對我而言,這一本書不知道該說是多餘的喜感,還是一種令人作噁痛苦的反感了。

 

八成因為我的年紀到了個關係,或者我根本就不是一個本格推理作品的熱愛者。

 

我無法接受一個為了幼稚戀情報仇(又不是殺了他爹娘),不惜耗資成億上兆的時間與財力,只為了殺害幾個瓢竊著作權之後殺害心儀對象的科學家?(啊!洩題了,隨便啦!反正又不是什麼真的會成為經典的作品!)用盡一切說得很容易,做起來根本可以拍成「不可能任務第七集」的無聊難度,而且全程極盡賣弄化學知識之能事,其實,這些不過就是國二的理化課程裡那種無法實驗的內容而已,為什麼說無法實驗?動不動劈頭就是來一個「氰化物」,我看你們怎麼去推翻他說的是真是假,當然一定是假的。畢竟這歸類在科幻題材的本格推理,雖然「寵物」說什麼「兩種願望一次滿足的」,我倒覺得是「兩種荒唐一併糜爛」的結果。

 

我認為我真的不是一個本格推理小說的熱愛者,這個讓我想起將近兩年前,「蘇A」也是對這一類在迷宮裡跑過來捅你一刀,然後又貼在牆上躲過閃光偷偷避開監視者的眼光後,又捏手捏腳的跑道下一個受害者背後再來踹一腳的這種文字型態的飛車追逐非常厭倦,這不免也是對我有些不健全的安慰,畢竟這就是本格派推理小說的精華奧妙之處,但是,面對這一切我竟然可以如此不耐而且跟「蘇A」有同樣的感受,————我都跳過去不看了,哪怕是「東野圭吾」《放學後》此等堪稱三大夢幻逸品的推理小說,在女學生殺了體育老師那間廁所的物理化學微積分的,也是讓我們兩個搖頭嘆息。

 

好啦!講一堆並不是要以我個人的反感來推翻「市川憂人」的心血作品《水母不會凍結》,只是這種幼稚的題材對我而言,好像在咀嚼和著瀝青的稻草,聽說下一本《藍玫瑰不會沉眠》也是這個故事的外傳之類的,我的天呀!我還竟然已經買好了在台灣等著我,套一句巫啟賢的老歌:「看與不看,都需要勇氣呀!」

 

另外,那個曾經翻譯過《為了賴子》(我有看過喲!)的黃永定,我不懂現在出版社的用心良苦,是為了保護這種亂七八糟的翻譯人員才這樣假鬼假怪嗎?在翻譯人員簡介裡:「不知不覺間走上了人文路的前理工人」,請問一下這樣是很帥嗎?你以為這樣很有個性嗎?省省吧!我們看這種翻譯小說,要的無非就是一個翻譯人員的公信力,我也不認為你翻譯得有多爛,但是你這樣的自我介紹,對於我們花錢的顧客,有沒有一絲一毫的尊重?還前理工人咧!誰在乎你是商人文人還是理工人?不倫不類的出版社,找一個不正不經的翻譯人員,做一個不三不四的自我介紹,把花錢的人當成了傻子還是凱子?

 

我,因為被刺頭的契丹人後代私訊給教訓了一番,所以因此懷恨在心,舉凡刺頭的作品,我偶爾會讀,但是多半還是無法肯定讚賞。至於誰是契丹人的後代,讀過「天龍八部」的朋友或者受過他的氣的人,想必一清二楚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