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中的女孩

 

我的媽呀!到底是什麼人寫這種燒死人腦不償命的怪誕電影呀?!這場在尋找迷霧中消失得無影無蹤的受害女孩的案件中,究竟是為了名利雙收的窮苦教授?還是一個專門製造冤案的名牌神探?或者是那個神秘精神病的宅男同學?

 

我看過佈局裡那個為了報仇的媽媽偽裝成善辯律師尋求真相的電影,我也看過飾演湯川學破除了嫌疑犯X的殺人真相,但是相較於這場多頭結局都相當具有合理性的電影,前面兩齣又整個讓人陷入懷疑的迷霧之中了,那,到底什麼是好看的燒腦神片?

 

以前我有個在台灣嚇嚇有名的「推理名讀家」的朋友,引用一位名為傅博的老先生所講的話來製造頂嘴狡辯的對話,用以聊表自己對推理作品的執著熱愛與投入。但是我相當不以為然的,便是屬於他個人風格的膚淺的驕傲裡,多得是沒有眼界的抄襲以及脆弱的自大。華麗有餘的誇張賣弄,但是外強中乾的空洞卻是顯而易見。而對歐美的推理佳作抱持著不可一世的偏激,台灣出版業的市場太小,所以沒有好作品,這是他一貫讓人覺得邏輯顛三倒四的論調。

 

先不談這個失落的過去裡出現的糟粕人物了。

 

一個被媒體攻擊成了專門製造冤案以求業績的警探,一口道破這個小鎮裡失蹤的女學生,是同校一個窮教師所為。而這位窮教師在案發的當天,又有說不清楚的不在場證明以及啟人疑竇的不明傷痕。但是,最後的審判到來,冗長的聆訊之後(這段沒有演出來,因為已經拖了兩個小時了!)無罪釋放,律師興奮的表示這位窮教授可以申請冤獄賠償,將會得到一筆為數可觀的生活所需。然而下不了台的警探,卻在結案釋放嫌犯之後,尾隨著教授並且殺死了教授。

 

當,你以為教授被冤枉了,警探太衝動了!小女孩太冤枉了.......

 

善於設計冤案的警探一身是血,把他想像的事實與教授難以自圓其說的證據全盤托出的時候,精神科醫師無奈地喚請埋伏在診療室外頭偷聽的當地員警們,逮補這位殺害果然是真兇的警探,因為即便沒有證據之下執行私法為民除害,也是一件法理難容的逆天行為不是嗎?但是,你以為這場殺戮之病已經結束了,你總算可以鬆一口氣從噩夢裡清醒了嗎?

 


(二十六樓電影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