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之木

 

既然風雨早晚會吹過來,那時時刻刻提心吊膽地為了防範即將到來的污穢,人群一昧盲目擦拭著大樓的窗台,沾沾自喜看著一片窗台清透,在樓與樓之間交相映輝著彼此的明亮,看來這一切費盡心思的安排,都是一場自欺欺人的強惹塵埃。天色驟變,烏雲交錯之後的滂沱淋漓,無論怎麼樣潑灑著西涼首府,終於還是接受結果的人們落得一身狼狽,終究是件難以避免的事。我本來以為已經講定的萬里無雲就此在我後半生蔓延開來,但是說好的終究是說好,有個哲學家講過:「語言是用來隱瞞真實想法的工具。」多年以後,漂泊的心靈仍漂泊,不再追逐疑惑,不要求承諾,人世變化太匆匆。白雲蒼狗的瞬息,萬變的晴雨。

 

雖然說來難免有些心酸,但是即將成為選項的孤單以及恐怕難逃一劫的綑綁,與現在心情的豁達相較起來,皆是微沫了。

 

這是一齣講述受刑人在假釋後,投入人海中,面臨社會上種種眼光議論苛責、接納或排斥的蝴蝶效應。雖然我們的惻隱之心或多或少能理解寬容的必要或者警戒的重要,我們的歷練或許讓我們淡然與他們相處或者敬而遠之,但是相較於命運有始有終的鞭策,渺小的人們,風雨迎面而來,我們只能一身濕漉漉的瑟縮起來。

 

劇情很棒,但是節奏感的拍子稍嫌鬆散,善於埋葬動物屍體的武則天那種陰森的模樣,對我竟然有一種難以表達清楚的提神的吸引力。

 


(二十六樓電影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