絡新婦之理下集

 

過了一個世紀這麼久的奔波,我終於在這一票光是聊天就扯掉幾百頁的辦案人員,與熱心村民的七嘴八舌的互通有無間,結束掉這一個有如「卡米洛荷西瑟拉」筆下的《杜瓦特家族》如此這般的超級冗長的家族恩怨史。

 

上集故事裡大致上把兩個完全扯不上邊的殺人犯,做一個反覆又反覆的不停播放,就連那個跟蹤賣春妻子而守候在旅館外頭一整夜的可能性,就分成了上下一百二十集,在整個故事裡不段地由不同角色進行無關緊要的「動機」「動作」上的因式分解。(京極夏彥是不是開始迷失了,怎麼搞的像三流的純推理小說?小孩子正在學國中數學,所以正好派得上用場。)終於賴到了最後一個階段,一如正常的「京極夏彥」的既定筆法,也像是「白羅」辦案到最後的慣用套路:將大家集合在一起,然後把整本故事再從頭說一次,接著補足觀眾跟參與案的村民們遺漏的部分,套成一個看似完整的縝密故事,一語道破:妳就是兇手(蜘蛛)!

 

 

 

 

絡新婦之理

 

 

但是可惜了,這本小說我認為已經把節奏拖成了可以歸類為無聊的冗長了,「中禪寺秋彥」失去了一個高深莫測鎮日埋首書堆,那種深不可測的君子風度,而且一路有失形象地謾罵妹妹、或者其他團隊裡的呆頭鵝們,那句經典的必備的說詞也沒有完整呈現,彷彿這次在「王華懋」筆下的陰陽師好像有點失常演出,那種口氣再也不是我所熱愛的中禪寺了,變得像是咱們台灣坊間,三流神宮裡漫天說陰陽,隨口道因果的江湖術士了。

 

然而村民辦案的閒聊天,京極堂的失常演出,這都,只是整個故事的敗筆中的極小部分,在我看來。

 

先說後來的顛三倒四吧!怎麼原來這個日本這麼小,所有奇怪的事情都發生在京極堂團隊的生活裡,從第一本到第五本,人物之間的牽連竟然可以這麼湊巧又荒謬的連結在一起,說真的,我是沒有辦法記得這麼多人物曾經登場又消失的過程,所以在其中硬是牽連起來的篇幅,我就是可有可無的照本宣科朗誦一次,在與蕭邦的音樂做一場溫柔的抗衡之間,我盡可能任由眼皮去包覆我的眼球,也盡可能不去理會「京極夏彥」這種敗筆是得囉哩八唆。

 

 

 

 

 

絡新婦之理

 

再來,

 

一而再地爆料出「織作」家族秘辛,從上樑不正下樑歪,刻意解讀日本文化強詞奪理地說服讀者認知,男女各自令人傻眼誇張的性慾,而原來這又是這的女兒,那又是他的兒子,只差沒有抱出一隻狗來,這其實也是誰跟誰的人獸交所生出來的怪獸,這個世界沒有不可思議的事情,這是科學的幾億分之一的可能性,其實,乾脆就這樣演出就算了。

 

 

 

 

絡新婦之理

 

說什麼陰陽人,我突然想到「周星馳(包龍星)」「李蓮英」在公堂上對罵了三個時辰的橋段(你是陰陽人爛屁股!)。最後變成了怎麼誇張都可以,連在「姑獲鳥之夏」裡的隱藏人物都拿出來應是湊上一個角色,為的就是要打「昂首公雞哥」臉的開放式結局:妳是蜘蛛吧!?

 

另外,錯字以及漏字,榎木津的卡通人物對話,還有「刻意的七嘴八舌讓觀眾猜猜看這句又是誰講的」這種寫作方式,把自己的文學給漫畫化的心思,雖然特別,但是如此一來卻大大地要求了讀者只能更加投入用心去理解,用繁複的字句來回綁架讀者,像是威脅著讀者如果不肯用心閱讀,就不要讀我的作品,對於讓我感受到這種賣弄誇張的心態,儘管是京極夏彥,我還是不以為然。

 

 

 

 

絡新婦之理

 

反正「杜瓦特」最後還殺了他的老娘,但是,這個家族的老娘也惡狠狠地不顧親情間接虐殺了親生女兒,但是可怕的老太太因為不良於行在角落的竊笑,更是讓人膽裂心寒,但是最終「陰陽師」帶著他戲稱(我突然覺得京極堂怎麼變得有點沒有口德而且根本是沒品的朋友了)「僕人」關口巽(還好他這次沒有進來攪渾水)「織作家」去高價收購珍本書,怎麼還會有將近二十頁的篇幅呢?

 

 

 

 

絡新婦之理

 

其實大河內教授提到妳是他的高材生,所以妳一眼就看穿「平野」的白粉(我不懂這是哪門子的翻譯,王華懋你能不能認真一點,獨步,你們究竟是想把讀者誤導進毒品的深淵嗎?白粉跟化妝粉你就這麼惜字如金嗎?)過敏症吧?我覺得這一段雖然很有創意,但是已經落入一而再狗血淋灕的略帶喜感,畢竟,如果意外一而再地出現,就不是意外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