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龍闖天關

 

曼谷的熱氣直透人心,就算你插翅也難以逃脫。萬萬沒想到當年紅透半邊天的「威龍闖天關」怎麼著就被正名成了只有地方港人才懂的奧妙之處的「審死官」了呢?

 

常常看人把杜琪峰的「威龍闖天關」與王晶的「九品芝麻官」相提並論之,現在我站在客觀的一邊看江上滾滾浪淘,突然有一種古今多少喜劇鬧劇,都付笑談中的意外收穫。現在除了阿福是法國的雜碎王,以及張彪的兒子張小四把人家的手指甲打短這些笑點逗趣之外,怎麼就還是不得不還給王晶一個公道了。哪怕是小孩子還是哈欠連連的大表失望之情,而香港把情色黃腔插入劇中的風氣,絕對不會因為杜琪峰的品味或者王晶的下賤有什麼區別,對小孩子來說尷尬之外還多了幾分懞懂的表情。

 

無論如何,梅豔芳的美現在才看得懂,很多事情總是在後悔之後才能撥雲見日,人總是因為改變而了解自己呀!

 


(二十六樓電影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