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的新娘

 

我最近一直在俄羅斯的一千年跟中國的東漢末年之間尋尋覓覓,既是找不到想要有的豁然開朗,也得不到什麼意外的驚喜,除了癱軟了一身橫生的賤肉,就連骨頭都明顯的彎了大半,除非是某個特定的角度,否則要你鬼叫到天明了。我看,追劇人生這種退休生活真的不是人人都可以承受得起。

 

終於解決掉上一本浸泡在無聊的孤獨裡,埋怨人生的教戰手冊的孤獨寫真了。書架上一整排的赤川次郎推理劇場,這是在去年第一趟飛過來的時候夾帶闖關的戰利品。一直擺著,自從我第一次看了這個系列的第四十五本開始,直到現在已經試過了兩年有餘的日子了

 

天呀!兩年,我還能有多少個兩年呀?好像年紀越到了一定的時候,就開始有老覺得時間不夠用的感嘆,但是其實時間多到隨你用的時候,又偏偏是躺在沙發上看一堆鱉腳演員的三流表演,我還是只能到這種起而行不如坐而言的人生境界,就在原地踏步走,好像是越踏越開心似的,的一種糜爛作風。

 

從第一本開始看起,我才發現其實皇冠系列並不是照著「塚川亞由美」的編年順序來上演著,而且「赤川次郎」這套幽默具有喜感的生活謀殺案推理故事單元劇,很照著傳統該給客人看到的情況演出著。這是什麼意思呢?最近為了「新世紀福爾摩斯第四季」那種刻意耍帥過頭,而且要牽連到第三季,或者甚至第二季之前的劇情關聯性,才能似懂非懂地了解華生的掙扎,夏洛克的猶豫或者許多莫名其妙的恩怨情仇,看得我一來本來就煩悶不堪的身體,變得更焦躁難耐,最後終於是在心裡引爆了沙皇炸彈了。然而,這種輕鬆為主的單元劇情,本來就應該有著一種即便你中途插進來,還是可以清楚掌握到每個推理故事的製造者與經營者的各自用心,動機啦!手法的!

 

所以雖然已經有了這幾年的閱讀資歷,現在回顧起來看這個連狗都有靈性以及笨警察與女大學生聯合破案的小故事集,還是覺得很有樂趣的。不需要像「京極夏彥」「劇」「劇」有相關聯,也不用理解太多物理化學的自然科學就可以輕易看懂故事的奧妙與樂趣了。

 

只是這兩個小故事,我總覺得「塚川亞由美」的角色怎麼變得不那麼吃重了,都是兇手自己自顧自的和盤托出,變成了我們跟主角都是站在第一線的旁觀者了。比起剛接觸到這個女大學生偵探的故事時,那種新鮮與訝異的驚喜感受,略嫌消失了許多呀!

 

但是無論如何,能懂得去收藏「赤川次郎推理劇場」的這個心血來潮,儘管這套小說都是不值錢的便宜作品,但是擺在一起的壯觀與齊全收藏的滿足感,也往往不是同道中人可以理解感慨的呀!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