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愛與其他的惡魔

 

還不是因為馬奎斯的《一樁事先張揚的謀殺案》以及《百年孤寂》這兩本狠狠擊中我心靈深處要害的小說,才會使得我在一年內讀上第三本他的作品,雖然在閱讀之前就已經收藏了簡體版的《愛情與其他魔鬼》,卻是遲遲無法翻起來閱讀的沈重感,然而既然繁體中文都上市了,而且是前一版翻譯得相當出色的「葉淑吟」操刀的,那自然就是順從著帶給我喜悅期望卻又讓我覺得失望收場的命運安排,翻起這本《關於愛與其他的惡魔》

 

這是在一九九六年,說是「馬奎斯」最後的長篇作品。

 

我在多次覺得做作又刻意的魔幻寫實筆法之後,突然覺得作家被框架給制約後,對於忠實的讀者們來說並不是什麼好消息。我們拿「村上春樹」老生常談的爵士樂或者恐怕淪為置入性行銷的流行品牌名稱等等的一再重複來講,或者拿「張宇」的歌曲只有同一款味道的曲風與唱腔來說。大致上就可以比較容易理解這本書雖然在故事魅力上依然魅力無窮,但是因為恐怕是諾貝爾盛名與制約用的緊箍帽所致,一再出現的誇張刻意且不著邊際,甚至有點不太洽當的誇張形容,為了要來符合自己魔幻寫實這個稱謂,我覺得可惜了一點,這樣一來我甚至對「馬奎斯」晚年的作品有點失望了。

 

在這裡提到了「侯爵」第一任、第二任夫人之間的矛盾關係。而且提到了奴隸與主子之間妙不可言的情慾衝突,另外引發整個故事事件的小狗,被非洲奴隸養大的千金小姐,以及一個被愛情惡魔沖昏頭的神父。當然這個故事本來應該被說得很精彩,但是因為篇幅簡短,而且「馬奎斯」似乎把重點著中在炫技以及對宗教訕笑,荒唐迷信來否決醫學成就的時代所鬧出來的笑話,所以整個故事情節似乎鬆散了起來。並無法讓《百年孤寂》的魅力繼續延伸,畢竟上百年的強大廣泛,相較於這個故事裡的小情小愛,翻譯功力在力道上雖然頗為用心,還是很難挽回對故事寄與期望的讀者的心。

 

 

關於愛與其他的惡魔

 

也可以順道一提的,修道院的荒唐、無知以及權力鬥爭的交織下,那種有如電影「修女哪有那麼色」的情節不斷地逼迫我的聯想,雖然對「馬奎斯」的作品有點不正經的怠慢,但是「馬奎斯」卻在《百年孤寂》裡不時提筆寫下的黑色幽默,在這個故事裡也是三兩句裡就有一些伏筆,卻也因此讓我覺得做作刻意,彷彿沒有來杯咖啡就無法去除那些油膩的心理障礙。

 

坦白講我讀的很不耐煩,也覺得有些辛苦。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