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心咖啡館之歌

 

孤獨豈是可以只是說說而已。文字的奧妙與現實之處就在於,不是你因為你想要成為孤獨作品寫手,只要在文字裡把關鍵字眼植入其中,就會成為了孤獨的佳作。就像喊著男女平等的人卻默默地坐在女人總是弱勢的王位上,翹著二娘腿等待供奉的那種眾人皆知的嘴臉一樣,這個世界上大家都很聰明了,俄羅斯的社會主義行不通了,就像「莫斯科行動」劇中,二姐對馬長江說的:「當你以為別人很笨的時候,其實最笨的是自己。」

 

我不知道究竟是「翻譯人員李文俊」毀了「卡森」?還是「卡森造神團體」受到了刺頭出版社的感染?這本書雖然只有這麼少的頁數,但是你讀起來絕對不是輕鬆二字可以形容的,也不是那種入門款玩家想要升級,特替挑選的軟柿子。

 

真正的原因,並不是艱澀難讀,也不是哲學意義深遠,更扯不上文學造詣高超這種事情。

 

畢竟這個短篇故事裡,這些讀者們應該能有所收穫的感觸全都不在其中,更別談什麼優美的可供抄襲用來迎接供品的句子了。

 

我覺得做作了,孤獨孤獨孤獨孤獨,這些字眼,猶如叨絮老先生不知道重點又沒有內涵地老生常談鑲崁著,讓我因為被這些字重複洗刷著眼簾後,無奈地品欣賞著這隻黔驢,拼了命地向後方空無一人的原野,不斷地踹踢著。而且怎麼形容詞子句就這麼簡單的帶過,根本還來不及把情緒挑起,就又三心意二地寫了其他牛頭不對馬嘴的看似相關,卻又感覺是絕對的無病呻吟的一種東施效顰?

 

我不懂文學,也不懂這些後世推崇者的心情。

 

之所以會接觸到這個作品,無非是因為書名。要說到與「朱少麟」有著幾乎相同書名的《傷心咖啡館之歌》為什麼被我挑起來,但是這本書會取這個名字,或者「朱少麟」會把《傷心咖啡店之歌》當作書名發行上市,這種作家們之間的相互追隨,或稱為我不太明白的致敬心情,讓我們這些花點零用錢就可以白看心情的讀者可以隨時有機會窺探一二,實在也是現代生活裡的稀鬆平常卻又彌足珍貴的滴水確幸。

 

但是,這個故事卻一點也不迷人,而且我感受不到宣傳上那種強調孤獨的力道。翻譯的人只是自顧自地完成了收費標準程序的工作,對於吹捧宣傳的負責任態度施以完全輕蔑的自我滿足。我一度以為我讀到了「山寨版」的作品,怎麼會劇中的女主角還跟過去的男人來一場驚天動地的搏擊大賽?打到鼻青臉腫的地步?

 

 

 

這本來屬於該有的孤獨落寞,突然之間,那種不知所云的喜感排山倒海猛烈的衝擊著陸地,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我不懂那新婚的十天是怎麼樣的一回事?也不懂主角的駝子是同性戀還是空虛的古惑仔?我糊塗了,這已經扯不上愛戀情懷,或者寂靜空白小鎮的種種意象了,真的,還毛茸茸的女孩子的大腿,又能醫病,又能煮咖啡的,可以饒了我嗎?

 

 

 

懇請哪位高人先進,可以為我解答一下這個荒唐的價值嗎?我對於水瓶座的作家一向情有獨鍾,但是這種先入為主的衝動,卻被卡森給狠狠地撫平了與生俱來的悸動。

 

我看不完後來的「神童」了,更別說接下來的各則短篇小說。我突然需要「馮內果」「保羅奧斯特」或者上次瞄了一眼的《蜂巢》來緩和我的失落。我從氣呼呼的床上迎接曼谷炙熱的一天,首先做的,把這本精裝版的《傷心咖啡館之歌》(李文俊翻譯)打包丟進去即將送回台灣的行李之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