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一千年下集

 

怪不得,羅素克洛在我年輕的時候那齣令我感慨良多的中文翻譯成了「千驚萬險」的綁架電影,講述的是巴西的山賊組織綁架了美國在當地建設水壩的經理,雇傭兵前往救人的故事。「綁架」這種倒霉的事情,在我的生命裡活靈活現地上演過一次,從那次千驚萬險後有驚無險的事件後,誰能知道過了三年後又繪聲繪影地像是即將要上演的讓人惶惶終日的,雖然上述的這些事件跟我看的這本《俄羅斯一千年下集》好像搭不上太多關係,但是提到了「車臣」這個急著要獨立的民族國家團體(隨便怎麼稱呼,反正英國記者已經在心態上對俄羅斯有敵意的主觀上建造了牢不可破的城寨,所以無論是掌聲歡呼或者訕笑唾罵,都讓我覺得任何情緒都帶著點貶低世界的味道。),就不由自主地想起這十七年前在「波士頓」的XBOX裡為了練英文而看的電影,為了展現出雇傭兵的足智多謀,驍勇善戰的傑出身手(outstanding)而出現了車臣反叛軍綁架事件,誰懂車臣是什麼組織還是國家的,只知道一向以來可能因為不關心也無所謂,對於這些世界常態總是一無所知的我,這多年來,終於搞懂了這個與俄羅斯不斷交火的小國寡民是怎麼回事了。管他的,因為汗顏我自己,學到也是我自己。(莫斯科行動裡陳爾力罵牛犯:你臊不臊?,我搶答,我臊爆了!)

 

好啦!亂七八糟的回憶跟心事雖然跟俄羅斯這一百年來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但是這微不足道的心塵往事,確實很難跟這個「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的百年戰火相提並論。

 

 

 

 


 

從一九九一年在諾貝爾和平獎上拿下桂冠的「戈巴契夫」解散了「蘇聯」開始,「葉爾欽」這個水瓶座的怪咖世紀政變又狹持地得到了俄羅斯總統這個位子之後的,這千年來不斷週而復始的惡夢嚴然就是俄羅斯民族的基礎命運,無論你怎麼努力勇敢也無法抵抗命運的無情刁蠻似的,想要民主疼愛人民的明君,終於還是無法抵抗被推翻的理由,往往回頭路一走遵循著古法釀造一個專制的獨裁國家後,那種用膝蓋想就知道的國運,一千年來沒有改變過。

 

這些都是有維基百科就可以知道的確實史實,然而這位第六史密斯(我不知道跟MI6有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先生筆下的俄羅斯一千年這套書,寫了許多他個人對俄羅斯過去與未來的意見與預期,把整個應該詳實記錄的部分搞得有點零碎散亂,而鑑於近代蘇聯解體到普丁的羅生門車臣事件都有容易到手的資料搜集,所以反而這一百年來的歷史,洋洋灑灑地彙整了四百多頁的篇幅,對我來說,失望的感覺比起我突然了解什麼是「蘇聯」「蘇維埃」「沙皇炸彈」「冷戰」「東西德分裂」「古巴危機」「韓戰」的欣喜之情,總有著幾分突出濃烈的感受。

 

 

 

 


 

但是無論如何,要能串起湊起這一段千年歷史,除非對這個報導情有獨鍾,不然就是對這段歷史有特殊獨到的情懷,我看了作者年輕的時候在這裡念過書的樣子,八成就是因為英國人的關係吧!我總覺得有著那麼一丁點的不客觀評論,針對想要理解「俄羅斯」(不是蘇聯)的一千年來講,在閒暇清風明月之中的恬淡裡,看一場永遠的大屠殺來震撼一下空虛的心靈,卻也是一件人生中很獨到的生活體驗。話說,這個一百年來產生了許多被現代讀者吹捧的俄羅斯作家的作品,如果不能理解當時的時代背景,擅自在信徒之中恣意吹捧那種以為仗著自己多愁善感面具就可以感同身受作者的痛苦的說法,我覺得很令我發毛膽寒,這就是現在人閱讀「契訶夫」「托爾斯泰」後大聲疾呼這艱澀難懂的字眼讓我咀嚼再三?喔!老天鵝我的,有空翻一頁俄羅斯千年史吧!這個就算是「開膛手傑克」都會為自己擠掉青春痘而揚名立萬的殺戮所臉紅的腥風血海,這些在古井裡學著狼嚎的癩蛤蟆,省省力氣丟人現眼了。

 

 

 


 

 

不懂俄羅斯執政黨矛盾與痛苦,不能明白民族性在愛國驍勇與肚皮乾扁之間的拔河,就不要大談連列寧都膽寒的「第六病房」了,我突然間想起了以前來過咖啡店開會的一個「兄弟團體」,指著書架上的「戰爭與和平」精裝本,若有所思又換上了抑鬱深長的表情壓低聲音地表示:「這套我在裡面讀過了,感慨萬千呀!」,簡單來講這也不是一般心情開朗的人能意會的文字,理所當然的啦!你若不懂俄羅斯人民在燒殺擄掠中度過缺手斷腳的醫生的人,更無法理解「生活與命運」裡所提到各種淚水流洩的姿態與內涵。

 

世上的發生過的事情被寫成了文字,這些看著說著回過頭去看顧人的口中,都會有多多少少的自以為是的見解,如果當初不要這樣就好,要是換成我,我就怎麼樣又如何地做就好了!真的嗎?滄海一聲笑,雖然現在看來的白忙一場,但是任何物種在演化與生存之間,本來就無法不經過後人「輕笑的白忙一場」這種痛苦來學習成長,但是終究人類這種樂於究由自取盲目存活的動物,唯一從歷史上學到的就是人類不能從歷史上學到任何事。

 

這當然是可以理解的無奈的真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