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後,死者再臨

 

終於在前兩天活生生地啃完了《發條鳥年代記》,一套故弄玄虛看似華麗卻空洞的反戰文學,在此之後本來已經打算來閱讀革命將至:資本主義崩壞宣言&推翻手冊》這本買了六七年有了的社會思想文學,一來想搞懂「村上春樹」在中年後掛在嘴邊隨時要怨懟咒罵的「資本主義」,而來也想藉由這本書裡華麗豐盛的辭藻,吸收有別於把奇幻文學翻譯的零落散亂的賴明珠作品的特殊養分,只是萬萬沒有想到這本書的聳動形容詞:

 

本書是由一群匿名的作者組成的「隱形委員會」(Comite invisible)所撰,法國政府曾花了四小時審訊法國出版社負責人,仍然無法得知作者真實身分。「隱形」、「匿名」正是這本書最令當權者恐懼之處。它表示有一群反對派,就在某個地方策畫著陰謀,而當權者卻不知道他們是誰。這正是現代統治最無法容忍的部份,紐約客雜誌稱之為「造反風格」。無論如何,法國政府還是於2008年11月11日在Tarnac這個地方強行逮捕了九名年輕人(農夫),指控他們從事恐怖主義活動,特別是2008年11月在法國將近160起火車破壞案件。最後提出的證據只有法國國營鐵路公司時刻表、一副梯子以及《革命將至》這本書。此事引起歐洲各國文化界與學術界抗議,被捕的九人被稱為Tarnac 9。九人之中,眾人皆懷疑目前三十三歲的獨立叛逆者,朱力安.顧巴(Julien Coupat),最有可能是本書執筆人。這位精通多國語言的哲學系學生,畢業於法國高等社科院,但他否認《革命將至》是他寫的。在監禁半年後,他接受法國世界報的採訪時表示:「反恐……是一種積極製作恐怖分子的方法。」

 

這套說法並非並一如「刺頭出版社」那種誇大矯情的作品,看來這個報導的內容是真有其事的發生過。這些考究的來源,無非是這些令我感到噁心與無奈的太陽花學運的幼童們,翹了幼稚園裡幼幼班的課程後,在網路平台上大書特書這本革命將至:資本主義崩壞宣言&推翻手冊》是如何的有安排有步驟地推翻政府,以人民公社的「自我約束」「自我規範」社會秩序,進而走向和平安康,生活進步,達到天下為公,世界和平,征服宇宙十大行星的人類終極目標。荒唐到令人覺得這個世界根本是走向「未來已經沒有未來」的真實狀況。

 

所以我還是決定了,我得先解決掉「秋吉理香子」的最後一本,這種大約可以在兩個小時內解決得怪異懸案。社會秩序與人民生活的未來,其實什麼主義,什麼理論都是空談,到了翻騰的熱血冷卻之後,「社會是個水力發電廠,人民的眼淚是源源不絕的動力」,這種說法,只有想像力可取以及譯者的才華洋溢可以嘉許,畢竟實情並不是這麼一回事,生活這種可以是個簡單的事情,只是被慾望這個傢伙給弄得疲憊不堪,而且搞的複雜繁瑣而已。

 

這是我看了「秋吉理香子」繁體譯本的最後一本(到今天為止,誰知道下個月又會輪到哪家出版社繼續出版其他的作品。),也是「第一次」看到她(秋吉理香子)終於還是跨進了一個「我討厭的領域」,一種反物理反人格以及反社會常識的領域,對啦!就是靈異鬼怪的推理。說好聽一點可以拿來跟「西澤保彥」《人格轉移殺人》做一個聯想其中的共同性,我雖然收藏了所有「西澤保彥」的作品,但是對於科幻推理的天花亂墜,還是看的興趣缺缺。說難聽一點,萬一作家在寫這個故事的當下,被高昂的興致喚醒了幼稚園時期的記憶幻想的話,香港的三聯幫牟中三」這個幼稚的傢伙,去年出版的《陰目偵信》不就是一個爛到沒有終點的故事嗎?(後來還出了第二集與第三集,誰會浪費時間去看這種幼幼班小孩都打哈欠的無聊地溝文學?)所以越是到後來確定了當中主角的所謂靈魂的轉換是真有其事之後,我懷著忐忑的心情把最後的六十頁逐字逐句了一番。

 

 

 

 

下課後,死者再臨

 

在上一個作品《自殺預定日》的故事裡,最後是一個陽光燦爛的結局,而其中出現的怪誕幽靈,最後也能自圓其說地說明這一切的真相與動機,然而雖然《下課後,死者再臨》的結果如出一徹,但是其中的靈魂轉換,雖然踩中了我厭惡的痛腳,但是「秋吉理香子」這個腦袋瓜很不錯的女作家,把這個看似輕文學的題材,雖然沒有複雜的物理化學微積分的解鎖過程,卻頗能理解其中妙不可言的許多本來以為的「茄~」的荒唐,把所有疑問都給個合理的解答,喲~不錯喲~

 

我本來猜想的,在得到解答,找出殺死自己的兇手之後,主角本身會陪伴著兇手的身體一直矛盾生活到老死的那一天。但是如果這樣寫下來的話,可能要掰一套解釋的來龍去脈,就得分成上下集了。畢竟推理小說講求痛快的基本原則,是不容被推翻的,而且「秋吉理香子」也確實在這幾本書裡,痛快地寫了滿足這個基本原則的好故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