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條鳥的年代記刺鳥人篇

 

終於擺脫了「岡田亨」為主軸起點,一切又一切環繞在他生命與身體周邊種種怪異的奇情命運傳記了,我怎麼可能不鬆了一口氣地摘掉我的老花眼鏡呀!又超過晚上十一點這個在曼谷市中心依然喧囂吵鬧的時間,我每天說服自己要善待老化許久的肝臟,卻一再因為這些紙本文字而放棄了我的堅持。

 

我把書擺回床頭櫃,套在書本上這張訂做的牛皮書套(我想起過去有人批判沈甸甸的皮件,得意洋洋的暗指著自身品味的輕盈的模樣。)明天再拆開來換在新書上吧!

 

雖然稱不上寧靜的夜晚,但是這個時候發出魔鬼沾的沙啞聲響總有些不妥,我深怕著,這會發出的聲音會擾亂了我耳朵殷切期盼的爆炸聲響,就像昨天夜裡,曼谷市中心的哪個角落突然蔓延開來一陣想把耳朵炸聾的聲響,以及十二個小時後,在老大學校裡即將發生的停電事件。曼谷的意外精彩的不可預期,如果我有耐心與寫作能力的話,或許同樣是三本一套的「發條鳥年代記之曼谷隨時有驚喜」也可以有不錯的銷路的。

 

 

 

 

 

發條鳥年代記  

 

我從前幾天的落寞心情的爛泥巴沼澤裡一躍而起,把我推上來的是闔上書本後的靈巧動力。突然之間發生的事情,靈光一閃的發現了一些事情,像是往南奔走避難的「六祖慧能」所提倡的「頓悟說」的那一種領悟,原來,我只是為了「村上春樹」對日本侵略世界(當然這是愛面子的誇張說法,日本頂多就是騷騷中國東北九省與俄羅斯人打打群架,到印尼島上強佔了曼特寧家族的咖啡豆,以及在台灣的山裡砍伐一些珍貴的木材罷了。)被美帝強權施以惡毒的原子彈的懊惱,以小說故事來冷嘲熱諷日本政府的這個寫作行為,花上了為數不少的時間心情,

 

看著

 

被隱喻成了戰敗日本國心有不甘想要東山再起的野心的「綿谷昇」。

被隱喻成了日本成為情色王國的無奈,以及間接造成了許多社會家庭上的苦難的「久美子」。

被隱喻成了時下年輕人對於生活無計可施,茫然困惑沒有方向的漫遊少女「翌原MAY」。

被隱喻成了已經沒有道義的黑社會,那種鄙陋粗糙以及現實冷漠的「牛河」。

被隱喻成了戰後日本全體人民無以發聲,走過戰敗迎向世界的一種類似講求品味卻只能孤芳自賞的「赤阪母子假縫公司」。

被隱喻成了日本人順從命運安排,奉行痛恨戰爭的自我怪責,只能靜候命運安排,忍受風霜苦楚之後得到殘缺的生活也只能淡然處之的「岡田亨」。

 

 

 

 

 

發條鳥年代記

 

說到底,就是我就是陪著「村上春樹」一起重複朗誦他的反戰思想,一再又一再地讀著新瓶裝著老酒的無聊重複,而且這些史實的參考書目還在書後有著詳細的記載,我的老天鵝!我並不想在這樣的故事裡去理解歷史,品嚐戰爭的苦痛呀!

 

當然啦!也不能說這些以小說的形式包裝的反戰思想就是「無聊」「無趣」或者「矯情做作」。畢竟「海邊的卡夫卡」裡也抨擊了這些戰爭事件無數次,但是怎麼說才好呢?這個反覆重複一再,如果不是施以想像力去理解村上春樹的中心思想,實在很難對一個「與我無關」的天外飛來的大筆有著投入的熱情,而且故事的走向也不過就是一個大男人在失去妻子後,窩在井裡的一場荒誕的惡夢而已,我很難對照生活去做同理心的聯想,也無法理解主角所到之處的背景音樂,都是他能夠立即辨識出的古典樂曲,或者在說話對白上的多數人,都有著同樣的口氣語法,以及淵博的表達能力。或許一開始覺得新奇無比,但是連番閱讀下來之後,只剩下猶如在井底做了惡夢之後卻全身傷痕累累的主角,需要一段很長時間的休養生息了。

 

 

 

 

 

發條鳥年代記

 

只是推崇自我奉行的反戰思想的故事型小說,我還不如再讀一次「赫塞赫曼」年輕時寫下的「鄉愁」,可能還會帶給我更多的感觸,我確實這樣認為。反戰,我也是根深蒂固地認同,只是輸入的方式,並不應該在這樣的小說裡,嘮嘮叨叨,像是至死方休的一種老調重彈,一種江郎才盡的黔驢技窮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