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燃燒烈愛

 

如果是對於寂寞的隱喻沒有體會的能力,其實也不需要乾著急地不耐煩自己的粗線條,這種情懷,不是每個人與生可以俱來,或者後天裡因為認真苦練而可以得到的。

 

至於說了半天的對於寂寞的隱喻認知的能力,究竟是增加生命的色彩,或者抑制生命的愉快,這種苦戀生命極端情愫的一廂情願,無論如何地迎合或者抵抗,到最後,往往還是以悲哀作收的。村上春樹的作品裡,千篇一律有個認命、沈默低頭於命運的主角,總會有一個錢怎麼花也花不完的配角,而且不免有幾個脫個精光,突然間來去身邊的怪異女子。

 

生命的概括,已經在村上春樹寂寥的筆尖下有清楚的描述了,至於細節上彩繪出什麼樣的色彩?是春天裡活潑的蛋黃?冬季中斑駁皸裂屋瓦?夏天裡海邊熱鬧的愛情豔陽?或者被秋瑾兩手中連續擊發的子彈射穿腦袋的愁煞人的落寞秋天?

 

聽風的聲音,看畫吧!(海邊的卡夫卡一個寧靜的收場幻覺。)

 


(二十六樓電影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