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卡夫卡

 

光是佐伯小姐在臨死前講的那一段細細長長,雖然只像是山壁上緩緩流動可以生飲的山泉水那樣,細細長長,看起來像不知道究竟是被地球的重力向下吸引,或者是拼命要往山頂上爬去,那種微量的存在根本可以說是種微不足道的發生,但是影響力卻有如這次台灣的瑪麗亞颱風,哪怕是災情並沒有想像中嚴重,登陸後被中央山脈削弱成了中度颱風,而且這是台灣人早習以為常的夏季氣象常態,但是,卻是意外地掀起了許多政治上的紛擾話題(柯文哲跟林右昌這兩個帶頭主張颱風天繼續上班上課,受到人民包括演藝圈張菲、吳宗憲的責難後,惱羞成怒地隔空咒罵朱立倫因為不克返台而隨意放假的「怕被罵」的懦弱行為,成為了沒有災情的颱風天後一個可笑的娛樂政治頭條。),尋常之中的驚訝,才是一個最顯眼的爆點。

 

在我年輕的時候,當時呀!被捧為玉女紅星的「蘇慧倫」「檸檬樹」裡有一句呼應這個流浪故事的句子,這是許常德所寫下的歌詞:你總是望著藍藍海面,著流浪過的夢容易實現。」或許作詞的他也可能被這個《海邊的卡夫卡》故事所引導而寫下這個句子也說不定,而當年導致「上田」身負流浪重任的B29轟炸機的閃光,也許是「村上春樹」引用美國驚悚大師「史提芬金」(Stephen King , not Steven King我說塗鴉仔,你就不要把臉湊過來丟了!而且,無論是你筆下的冒牌貨,或者是真品都與祖師爺愛倫坡完全是拿雞腿比XX。)《鬼店》(原文書名為shining)的異光(電影字幕翻譯的還不錯)的點子,自從被這道光線照射後,可以不需要以嘴吧說著曖昧不明的語言進行錯誤的溝通,而引發不必要的戰爭。

 

 

 

 

 

海邊的卡夫卡下集

 

 

「中田」這個角色分明就是「村上春樹」自己很想變成的一個通俗的人,既平凡無奇而且也不會製造戰爭的事端,靜靜的看著晨昏輪替,默默地看著潮落潮起,沒有情緒起伏,也沒有人生的痛苦。那台在訪談中提到的鋁合金閃光飛機的出現,目的無非是藉由怪奇的未知來引導出一些隱喻上想表現的合理情節,簡單來說,就是為了製造出一個神奇的「上田」,而「星野」少年郎是否承繼了這個與貓對話的能力,村上春樹跟讀者們,恐怕都不得而知。

 

甚至

 

 

 

 

海邊的卡夫卡下集

 

 

本來我以為散步的貓與星野對話中的「那個傢伙」,會是飛翔在天空中的卡夫卡。好吧!顯然那條怪異的蠕蟲不免讓我想到多年前閱讀過的「斯德哥爾摩復活人」,在故事裡那些在瑞典街頭四處爬竄的驚悚。

 

 

 

 

 

海邊的卡夫卡下集

 

 

這個流浪的故事結構,雖然我深信我以前確實花了不少力氣啃完這一套,但是「中田先生」以迷路的方式到達目的地「甲村圖書館」,告知左伯小姐可以讓生命休息告終的這一段雋永神秘的對話,我竟然是毫無記憶,或許我現在怪異的脾氣會這樣充斥全身,甚至可以以追求「平靜單純之名」自囚於這個熱鬧的世界裡,誰知道科學這個名詞,又能帶給我多少的釋懷呢?

 

 

 

 

 

海邊的卡夫卡下集

 

 

有一天,當科學證實了哲學,哲學取代了科學,這一切的看似無來由的哀愁墨彩的來龍去脈,刻在我的墓誌銘上面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了。

 

兩個故事之間的彼此似有若無的相關聯的結構,「村上春樹」在其他的作品裡也多次運用到這樣的寫法,但是最能讓人了解與認同的,還是莫過於這本「海邊的卡夫卡」所描繪的意境。或許年紀到了該認命的階段,所以閱讀起來既輕鬆又能理解「村上春樹」所描寫情境,也突然間可以寬恕許多對於譁眾取寵的誇大形容,諸如沒有必要的掉下沙丁魚、螞蝗,竹莢魚等等的情況,諸如「星野」與哲學系美女大學生那一段多餘的巫山雲雨。

 

 

 

 

 

海邊的卡夫卡下集

 

 

或許為了添加篇幅,或者是為了要像是「指名道姓」般的準確無誤說出「性慾」是這麼無可避免的必然,像是卡夫卡與櫻花小姐,卡夫卡與十五歲的佐伯生靈。這其實是為了要說明命運的無可改變性,哪怕你就算換了一個新的生活,雖然自我解嘲地與自我對話,告訴自己剩下的人生只剩下這樣無聊的事情可以做:「看畫」「聽風的聲音」

 

 

 

 

海邊的卡夫卡下集  

 

 

這種含糊不清的生活方向,無論你怎麼樣的接受或者排斥,怪誕的跨夢冒險,撲上床鋪的稚嫩生靈,以及在世界邊緣遊走的經驗分享者,管你要不要的,早在你啟動心跳之前,就已經仔細藤寫在生死簿的序言裡了。說到生死簿,我還是難以忘懷那個我往樓下一路走下去,跟看門的獄卒大吵一架後,叫我自己查看生死簿的惡夢呀!會不會在我心裡最希望的懇求,是一個寧靜無聲的死亡,永遠地沉溺在睡著的世界裡呢?

 

 

 

 

 

海邊的卡夫卡下集

 

 

好啦!《海邊的卡夫卡》哪有這麼悲傷感性啦!這真的是「村上春樹」令我讚賞的一個好作品,人性的頑劣與命運強行綑綁對抗的始末,又一次地允諾了我們之所以可以懶散無為,畢竟,許多哲學家也都能提出相關的論點,人並沒有自由意志這種事情,那些怪異的閃光照耀後,那些我們避之唯恐不及的沒有記憶流著口水的呆子,才是人們數萬年來追求的inner peace的境界,什麼戰爭,什麼喜怒哀樂,人們被人們在彼此之間,相互催眠後,成了一個又一個高知識的笨蛋。

 

而且,多數以沈迷入世行為的世俗之人,往往以熟知天文地理物理化學微積分為榮,自認為高人一等,或者擅自解釋生命的意義來倚老賣老來貶低他人,以此為樂地大言不慚,四處賣弄。「村上春樹」或多或少想要批判人間對於知識道德社會秩序所建構起來的亂象,我是這樣強迫他與我有這個共識啦!(話說塗鴉仔,你可以再用一個春上村樹來反駁我呀!打我呀!笨蛋!)

 

 

 

 

 


 

 

換個角度來看這個流浪的故事,在「許常德」的筆下或許已經總結了一個已經實現的夢,畢竟,這個標題實在非常對我的口味呀!又或者這是一種歸降於命運造化的釋懷淡然,流浪過的夢容易實現,流浪過的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