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梯轉角的綠衣女子

 

大約吧!兩三年前在我本來就不像樣的人生起了一個最徹底變化的年代裡,在看過的「保羅托迪」所寫下的一個雖然令人氣結,卻以悲傷收場的《查理桑莫的走騙人生》之後,對於這位英國的說故事好手就有著「令人印象深刻」的喜愛,隨然說法俗套,但是卻很貼切地讓我斷斷續續在這幾年內,偶爾或者經常想起這些故事。除了《查理桑莫的走騙人生》之外,《我繼承了一個莊園》的這個故事,逼迫我感同身受的包括了在老頭子歸天後,龐大壓力加諸在我身上,各種訕笑覬覦排山倒海而來,與迷失混屯的當下,終於有如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某天夜裡十二台賓利名車,車鑰匙,行照交相遺失的煩人惡夢。

 

 

 

 

 

 

樓梯轉角的綠衣女子

 

 

雖然不食人間煙火的嘴臉總是那麼冷峻迷人,像是周迅不經意地回頭,周冬雨落寞的微微抬頭令人心碎的模樣,但是在餓肚皮的絞痛與魔幻空洞的華麗爭扎對抗中,平凡而且尚未得道到人們,總歸還是朝向撫平生活需求的這一個方向呀。

 

這回看的《樓梯轉角的那個綠衣女子》「保羅托迪」一貫的寫作風格中,承襲的依然是令人目眩神迷的貴族風采為背景的主角身份,只是「憂傷的存在」並不再是上述兩本因為物換星移的變動所造成的惆悵。這回談到的是有如前一陣子讀過卻容易被人遺忘的「藥丸岳」《虛夢》情節。

 

 

 

 

 

樓梯轉角的綠衣女子  

 

 

或許精神分裂的人,是可以清醒知道自己問題對於周遭人事物的巨大影響,雖然如此,控制不住憤怒的衝動,對於我們所謂的正常人的抗議反撲,那種令人膽戰心驚的力道與作為,在故事裡被保羅托迪狠狠地潑了許多褪色成了黑白的血漿,雖然無聲無息卻震耳欲聾地掐住了讀者的脖子。當故事的真相與夫妻間無奈的想像與猜疑之間,一吋一吋地被揭開了迷茫的屏幕之後,不堪入目的狼狽主角帶著先祖的記憶逃亡,回歸平靜後,卻只能遙望卻具體存的過往女方,那種寂靜的隔空相思,相愛卻無法相互依存的矛盾情緒,不禁讓我想到「麥特海格」所寫下的《我在地球的日子》裡,那個被換上數學教授臉孔的孤獨旅行者,在劇終之前那個慘澹流浪臉上總是落寞下垂的嘴角。

 

 

 

 

 

樓梯轉角的綠衣女子

 

 

這是一首高智商精神分裂者的悲歌,為了愛,選擇自我放逐以保全家人的心酸故事。但是「保羅托迪」似乎不願意就這樣輕易地把故事以單純做為結束,畢竟,他那種令人驚悚的伏筆,也就是我不認同後記裡來自自世界各地的評語中,「觀察報」的評論家「凱特凱勒威」所提到的關於女主角聽到那位有著希臘女神名稱的神秘女子的聲音。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有力道的回馬槍,像是蟄伏了整夜終於等到一個海底撈月的機會,讓已知的劇情卻有如「孫文」第十二次革命後的巨大變化,當然我只能這樣形容故事的結局,而不是真的把外星人或者恐怖進化生物拿出來交代啦!這是一種令現在處境狼狽的「昂首公雞哥」找到理由做文章的開放式結局,究竟主角真的是精神分裂症的患者?或者他所有的被認為是幻想的行為,所有憑空得來的無端號令真的是空穴來風嗎?

 

我也曾經想過那是主角自己與自己對話時,模仿了女性聲音的結果?但是猶如「周星馳」在各齣喜劇裡,令人捧腹大笑瞬間移動的舉動,又是眾人在眾目睽睽下,有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的難解之謎。這稍微隱約描繪的魔幻寫實的勾勒,把這個青花瓷上的傳統花紋,應是增添了幾筆令人迷惑的迷濛眺望,不是嗎?

 

 

 

 

 

 

樓梯轉角的綠衣女子

 

 

寫這個心得的時候,我正在讀「村上春樹」《海邊的卡夫卡上集》,不禁懷疑起人類所有加諸在人類自己身上的定義,所有的文明條款與社會秩序,究竟是否立意良善,或者只是多此一舉的自作聰明罷了。「中田」變成了人們眼中的「頭腦不好」的脫序老人,但是在「貓」「自己」善良的心目中,卻是一個逍遙自在輕鬆寫意地度過每一天,那種擁有至高無上幸福的快樂之人。雖然對「田中」丟石頭嘲諷的人們在短暫的惡行的瞬間,或多或少也感受到這種樂趣,彷彿是執行了人類幾千年來無邊智慧底下所發展出來的一種正義的作為。諸如此類的小說看多了,唯一能做的,只是一再地堅決懷疑人類引以為豪的愚民生活公約了,沒錯,就是這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