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人生相談

 

會把這本書丟在瑞士的火車對坐車廂裡,那個優雅秋天才感受得到的灰色桌子上,全都是因為因為一群不優雅的瑞士小學生的關係。我無法忍耐爬上行李架上模仿蛔蟲蠕動的小孩們,目中無人以重機大咆哮的得意神情,似乎已打擾惹怒外國人的囂張眼神,而且在我恐嚇要報警的之後,情況絲毫沒有緩解,帶隊(應該說帶頭)的老師也投入這場荒唐的蠢動之中,而且還在我挖苦的詢問底下,得意洋洋地以白色布幕遮蓋雙眼的單純嘴臉:ya ! they are my students!」,在這幾天之中,我已經鐵了心對這個世外桃源抱著秉持公德心,似乎比瑞士人還深愛上了這塊淨土似的堅持之下,一場逼得我一個打十個的積極憤怒就此展開了。

 

當然我沒有葉問的身手或者強調我只是一個中國人的愛國情操!我雖然表達了憤怒,卻沒有制止這幫法語區的瑞士人怪誕的行為,我只能用不屑的口氣與憎恨的眼神施展峨眉派的詠春拳,但是代價卻是瀟灑的背後,這本終於看完的「人生相談」給連皮帶骨地遺留在火藥味濃厚的戰場上,雖然時值炎熱的夏季,但是風一刮起來,還是讓人冷得不得不披上幫助不大的圍巾。

 

兩年前,我第一次接觸真梨幸子,就被強烈到讓讀完的人無法入睡的《殺人鬼藤子的衝動》《殺人鬼藤子的真實》給致鬱了很久很久,至於有多久呢?像是電影中身手狂妄的主角在水裡憋氣長達兩三個小時,像是一崎正被囚禁在西伯利亞的那種度日如年的惶恐漫長。後來讀到她想表達的情色圈裡勾心鬥角的《復仇女人的布局》(我到現在還覺得佈局,應該是佈局,而不是布局。),相形之下那種反反覆覆刻意把劇情複雜化的寫法,像是為了趕時髦,非得把所有不適合的衣物層層堆疊,直到自己像是爆滿的衣櫃後,笨重地在舞台上唱出破音的浮誇那種味道,也就是因為這種感覺,我的頭在燒焦了之後,卻沒有感受到任何悲傷憂鬱的快感,對真梨幸子不免要勾勒一個失望的逗點。這次把《人生相談》拎上飛機,前往六個時區差別的國家裡,因為我懂這些歐洲人緩慢的步調,如果不是這幾本(還包括了「包冠涵」的《敲昏鯨魚》,「三毛」的《夢中的橄欖樹》,至於沈醉在店裡高歌一曲的由來,以後有機會在記錄一下孤芳自賞的辛酸路吧!)隨行幫忙打發時間,或許我會無聊到像兩個小孩一樣地玩著手指遊戲,表達對孤獨無趣一種沈默地表示。除了隨機挑選的理由,關於會想要帶上這本《人生相談》,無非是聳動的宣傳詞以及對《殺人鬼藤子》的震撼,想要彌補我對作者的後作失望之情,但是相形之下,真梨幸子在《殺人鬼藤子》裡有如電鋸絞殺善與惡的血脈噴張,難以權衡是非對錯的人性糾葛,卻很難在《人生相談》裡得到厚重的一點點收穫,你明明帶足了打獵的刀槍劍或者是火藥了,卻只拎了兩之發育不全的小雞,還有數量不夠編織成禦寒毛皮的幾隻小兔子而已。

 

 

 

 

人生相談

 

 

或許真梨幸子的致鬱本事也讓她自己厭煩了,這本《人生相談》在我看來與「伊坂幸太郎」《剩下的人生都是休假》頗有些相似之處,每個看似不太相關的小短篇(其實這招我已經看得有點哈欠連連了,除非有很高超又雋永的相關性,在我看來伊坂幸太郎在這方面完全勝出許多!),直到後來總會讓讀者恍然明白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但是,簡單清楚是這種寫法的重要架構,就像以「敘事性詭計」的寫作方法,為什麼「我孫子武丸」《殺戮之病》能夠歷久彌新讓我讚嘆不已,而「殊能將之」《剪刀男》卻讓我覺得疑點重重而且覺得賣弄了。

 

賣弄是一種風範嗎?我不覺得一本好的推理小說絕對不需要賣弄,因為這樣,「真梨幸子」又讓我覺得失望了。

 

或許我在長途商務的空擋下,沒有辦法耐下性子去了姐人物的關聯性,姓氏與名字又故弄玄虛地隱約說明,像是「蔡琴」「月光小夜曲」,在解析透徹的前級分配之後,那個蛙叫聲忽左忽右的那種感覺。如果賣點只是在精準的錄音效果,而不是蔡琴深沉厚實的嗓音,那這首歌哪怕是沙豬般的蕭敬騰也可以賣上幾張白金唱片了吧!?

 

 

 

 

人生相談

 

 

《人生相談》簡單來說就是一個簡單的故事,卻搞得讀者眼花撩亂的,像是拿起澆花的噴霧器,遠遠地朝你大聲地警告:「小心喔!我要澆花了,你不要被我噴到喔!」但是你無論跳不跳開,你的身上頂多就是一些淡淡的水氣,「馬奎斯」的《百年孤寂》是一個眼花撩亂的六代家族故事,卻簡單的把憂鬱悲傷精準無誤從動脈注射,沒有血清可以治癒這場心酸的重病。雖然佈局無誤,但是總因為過度的劇情,讓喜怒哀樂的表達變得模糊,《人生相談》似乎成為了哭笑不得的一場怪異劇情片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米雪兒
  • 對於這一本我也挺失望的,讀了幾頁就覺得悶,打算給二手書店了~><
  • 已經刻意在「敘事性詭計」的範圍裡攪拌一灘爛泥了~~

    以我為名的鄉愁 於 2018/07/13 11: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