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普拉斯的魔女

 

前一陣子為了要開始解決那一個專門擺置科普哲學的收藏品,我好像面對著終於到達的大魔王迷宮,看著駕馭著千軍萬馬的各式頭目襲來,既興奮地想要觀賞眼花撩亂的魔法,也怕像是幾乎被秒殺般的搖頭嘆息。所以搬過來又搬過的這幾綑被五花大綁的書,被我從架上摘下了一本名為「你以為你的選擇真的是你的選擇嗎?」

 

這是一本科學與哲學在相互叫陣的一本有趣的書,從早年前法國的拉普拉斯,到後來不可一世的愛因斯坦,到最近才回家的史蒂芬霍金,都曾經試圖找出一個完美龐大的方程式,用來解釋所有世上物理動作交集與摩擦的循環,進而可以推測出所有動作的後果,簡單來說就是可以預知未來。但是事與願違地,不約而同的是這三個曠世奇才(我對霍金比較不認同啦!)對於自己的假說因為自身的設定過於龐大,到後來往往都把責任推到不可思議的神秘力量,因此這個讓人翹首期盼的這個程式就這樣不了了之,卻也讓許多哲學家與小說家因此有了更多可以發揮的題材,像這本拉普拉斯的魔女,就是取材於這個理論的作品。

 

我覺得很怪的是既然可以寫出《嫌疑犯X的獻身》此等在我心目中是不可推翻的名著,卻又能發行這種如此無聊脆弱,毫無懸疑推理,可以幾乎名列幼稚排行榜前矛的《拉普拉斯的魔女》的東野圭吾,不禁讓人聯想起我後來在香港轉機的等待時間裡又翻了一次的《海邊的卡夫卡》,那時候我突然驚覺到村上春樹在年輕時,原來是可以這樣不同凡響地把創意與表達發揮得如此瀟灑,絲毫不帶著晚年的《刺殺騎士團長》所表現出來江郎才盡的狼狽氣味。而「東野圭吾」這本應該自慚形穢的《拉普拉斯的魔女》,彷彿史提芬霍金的晚年所發表的談論:「人類不應該輕易地接觸外星人,它們可能帶有攻擊性!」有著一種足以讓讀者與學生們都可以沈溺在啼笑皆非的尷尬下場裡怡然自得,就像是我的大學英文老師把恐龍這個單字,在同一段文章裡有著截然不同的發音,他們三位彷彿心知肚明自己的能耐,卻也只能厚著臉皮地努力自圓其說,羞紅著臉卻故作鎮定地滔滔不絕,在下課鈴響準備出去覓食的上午十一點半左右。

 

這無疑是「東野圭吾」作品裡非常糟糕的一部,一個沈迷於樂高積木的無知教授,極盡所能地膠帶著為什麼他要東奔西走地參與破案,而且在案件中所屬的重要地位,只能沾上京極堂系列裡的關口巽這個荒唐的角色,而有如「黃金眼」中的那個不死的北韓戰士的兇手,卻受盡了政府組織極盡所能的保護與縱容,明明是不能說的秘密,守密的人員卻總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說個痛快講個明白,毫無懸疑推理意義的一個故事,從無聊的殺人報復,到後來可想而知的逃竄,以及牽強的所謂情有可原,點點滴滴皆是浪費時間的失敗足跡。

 

 

 

 


 

 

我得準備一下行李了,接下來幾天,我為了要避免政府的追殺,備齊所有的文件來核對我的身份,親自遠赴一趟六個小時時差的中立國。我無法預知未來,但總該開始做點未雨綢繆的人生大計來安撫即將來襲的動亂。至於保密到家的銀行理專,是否會向我透露出那位嬉皮笑臉的拉普拉斯魔女的行蹤,像是站在旋轉木馬的舞台上,我找不到座位來繫緊安全帶的情形當下,這圓形的燈火燦爛與輕快的音樂同時迅速轉動起來,我有著對未來,措手不及而且坐立難安,鐵青著臉的神采。(瞎掰哪有這麼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