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男

 

站著,明亮不刺眼的光線灑在適合閱讀的這道牆,密密麻麻的書名與我的眼睛只有不到一步的距離,寧靜是因為人與人之間錯身而過的訊息,深藍色是爵士樂後懶洋洋有一句沒一句地唱著,我們期待的時間,並沒有因為這樣的怖置帶著人們回到從前,從遠古一直流動的狀態,不論你做了什麼,都是一直繼續下去,絕對不會因為過去的事件重播,不會因為老音樂迴唱而暫停了流動,是殘酷的催促,無情的推進。


這堆目不暇給的書,是我這些年來視若珍寶的收藏品,之於我的生活像是小學生在練習畫圖的黑白底稿上彩繪的各種塗料,紅色的、黃色的、藍色的、綠色的、紫色的、總之五彩繽紛,就算不周遊列國,也可以五光十色。在我上班下班之間,陪伴著我,也溫暖著我。

 

 

0001  

(偏激殺手)

 

其實無所謂下不下班,我的生活跟這間店根本是連體嬰,而且是共用一顆心,共享一顆腦的那一種膠合似的存在,店沒有我不行,我沒有他也失去重心,下班這種說法,只是各自地休息,我回到家裡,洗澡睡覺,店關掉所有電源,享受他無聲自然的呼吸。第二天一早,自然地像陽光一定會照到地球的平常,我們會在鐵門打開後相互照面,我在他的懷抱,他盡情享受我的思想,一起成長,一起衰老,時光流動的故事,沖積了這面牆,累積出一片像珠江三角洲的肥沃良土,冒著芽。

 

 

 

 

0001  

(純心裡探討,沒有實質影像。)

 

最近這些日本的推理小說還頗讓我又提升了一些眼界,雖然很早期就開始閱讀一些不可思議事件的破解,有讓人大為驚奇的原來如此,讓人喜感十足的破案方式,進而魔幻超現實的解夢過程,當然也有讓人懊惱氣憤浪費時間的作品,從宮部美幸喜歡把原因推給外星人與超能力,倪匡總是知道世界上許多非常的神奇,東野圭吾以愛為由展開的許多迂迴結局,湊佳苗現實人性的恐怖反撲,伊坂幸太郎的時空交錯,到最後京極夏彥無可匹敵的理性分析,日本推理故事讓我的生活色彩的用色更進了一個階段,然而打底的一些哲學文藝,還是不可或缺的基礎根底,如果連看兩本PAUL AUSTER的黑暗人生,恐怕黑著眼圈滿臉鬍渣的意志消沉,如果連看兩本京極夏彥,又會導致資訊爆炸地無福消受,書像是食物一樣地精彩,我則是對書與食物有著缺一不可的依賴,一天可以吃三餐,三天不可以不看一本書。

 

0001

 

 

看完腦男這部電影,或許是作者也對一些墨守成規的作業方式感到厭煩,才會創造出一個如此奇異的自閉之人,劇情本來應該讓人恍然大悟地發現其中的奧妙,但是在多本日本推理小說的訓練之後,我竟然也失去了觀賞時的驚奇感,這或許是知道的越多,卻越沉默的原因吧。

 

 

 

 

0001

 

突然間我也好想來幾下扶地挺身,穿件合身的西裝呀。雖然這張照片跟本片的領銜主演的三個漂亮角色毫不搭嘎,但是這一幕確實也是精彩可期,無怪乎村上老是把這種人性的基本面,在他每一本小說裡大肆書寫,像是深怕漏報了一秒鐘的細節。

 

 

 


(2013.10.24 台灣七樓的白色房子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