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告別

 

看得懂劇情比較重要,至於像日本「江戶川亂步評審委員會」所下的評語:「對於風景的描述非常完善具體又到位」的部分,讓人不只感到焦躁不耐而已,根本可以說是十足的心煩氣操,甚至拍案叫屈了已經。我說雷蒙呀!你怎麼在這本得意之作裡頭變成了一個囉哩八唆的老頭了呢?

 

好吧!這是第二本「雷蒙錢德勒」的作品(第一本《大眠》),要不是「村上春樹」在書的封面不斷地敲邊鼓,我可能很難心平氣和地把整本煩悶的辦案過程給逐字閱讀,若要說因為囉唆就嫌棄是個糟糕的作品,我認為這樣的偏頗也不算合理公平,因為在這些「比喻」的華麗幽默之中,的確啦!或許時代產物就是這樣,在發行的當時,這個世界各地的人們還是花了大半時間處理二戰後為數龐大的屍體,稀巴爛的世界或許值得這樣的囉唆賣弄是黑色幽默存在。

 

 

 

 

漫長的告別

 

我雖然不懂馬羅是怎麼看上泰瑞這個主角的,至於泰瑞的自殺與自白書是怎麼一回事,現在看起來劇情的翻轉好像已經不是那麼非主流的結構了,而雷蒙一貫的(我只看了兩本,兩本都是這樣的殺人動機)認為女人情慾問題猶如水庫洩洪的勢不可擋,在那個資訊交流封閉的時代裡,或許這樣的插曲可以一再榮登銷售排行榜的一股助力吧?崇拜者「村上春樹」作品裡不難得的尋常作法,不也都有個投懷送抱得一絲不掛嗎?好吧!言歸正傳,這個故事結構其實鬆散,犯罪動機再普通不過了,而媒體、警方與受害者家屬相互掩蓋事實真相的做法,也並非是能夠引人入勝的怪異遐想,只是破案動機竟然是馬羅自白裡所說的:「我是個浪漫的人」,我認為洪興銅鑼灣的陳浩南八成也有這樣的俠義精神吧?

 

所以馬羅不辭萬里辛勞地來來回回,在香菸與威士忌還有咖啡之間虛度了一段不少的時間,也堅持拒絕大作家之妻的誘惑(很難合理化這種的蕩婦情節)之後,才娓娓道來一些早就被讀者猜中的劇情,我認為把作品拖拖拉拉的扯到風景、排場、男人之間無聊的挖苦對話或者許多沒有意義的「打納涼」,弄的像我這樣沒耐性的作者就會開始猜測該有的結果是如何,猜著猜著,沒錯,就像我想過的八百六十五中可能性中的其中一種了吧!

 

 

 

漫長的告別

 

可惜一個還不錯的友情與愛情的故事,因為錢德勒寫上了癮的關係吧!譁眾取寵到已經是囂張的隱喻性寫作文筆,大大勝出了該有峰迴路轉的一個驚喜了。而且翻譯的功力雖然在後記裡有大吐苦水的自謙詞,但是這已經不是讀者的責任了,畢竟翻譯的不通暢,句點與逗點的選擇上讓句子難以下嚥,這只能是出版社跟譯者難辭其咎的責任而已,一再後頭做解釋要說明翻譯的困難,實在令人覺得作噁呀!

 

剛剛看了「金色夢鄉」才被友情這個陌生的情愫給感動萬分,然而在《漫長的告別》裡無獨有偶的也發生了這種讓人感慨的事件,或許哪一天,我那些當兵的同袍,被我拋棄攆走的江湖敗類,會伸出一隻道義上的大手,拉我一把走出什麼泥沼也說不定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