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約

 

在前一些日子,曾經跟當時駐泰國的中華民國政府派任的武官(其實我也是繼陳進興狹持南非武官事件後,才知道這個職稱的!)一起去不丹,尼泊爾度過幾天與一般旅行不同的日子,當時呀!他在旅行的路上,深刻地回想起當年泰國發生金融危機時候的慘況,跟這部電影裡比較讓人覺得有劇情的部分,不謀而合,但是究竟是誇張的六十五元,還是電影裡說的五十六元,我倒是沒有積極地去尋找泰銖的低點,就只是打著哈欠,伴隨著泰國武官說過的故事,一路醒醒睡睡地看著電影演完。

 

這是一個被爽約的鬼魂,要來一場無聊又極端的復仇,已經演到不知道要演什麼的鬼片,最容易陷入這種荒唐的迷思,敲鑼打鼓地把鬼端上檯面,極盡所能地嚇你一下,然後又不知道為什麼老是要放過你一馬,製造一些已經家喻戶曉的驚嚇,如果不是女主角精湛的演技,很有可能的,就已經切換去看看西區的冠軍戰,那個哈登能不能搶下頭香了。

 

至於泰國只用了二十年不到的時間,把整個經濟又帶回到現在的三十一塊錢(雖然最近小貶,川普的信用不佳!),看來我看似淪落到泰國,被那個不識字的阿童嘲諷會賠慘了匯差(講真格的,他根本不懂匯差這兩個字怎麼寫!)而且我的殘暴又不誠實的姑姑也跟著起鬨說我的錢將來回不了台灣,這一切都沒有關係,因為今天看了這部無聊的電影後,才知道,他們這些無知的意見,真的不是最無聊的對話了。

 

(二十六樓電影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