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遞迴》

 

對於比我年紀相當的作家的作品,我已經常常敬謝不敏了。不是我自視甚高這種無緣無故的幼稚驕傲使然,只是相對於年紀有了,視力與體力也每況愈下的階段,更應該把握時間看些像樣的東西吧?雖然不敢說從這些小說裡補足一切因為「少壯不努力」所造成的遺憾,但是或多或少從或許娛樂的同時,也可以增加一些意外的常識,或者也可以間接地刺激一下幾乎全新未使用的腦袋。

 

「米澤穗信」的作品在我長久的既定印象裡,幾乎大半以上都是以可愛的漫畫圖像當做封面的作品,儘管我當時不知天高地厚的一股熱情,立志要收藏推理小說的天真使命感,也不由分說地把「米澤穗信」的繁體小說給全數收藏了起來,直到最近才由獨步出版社發行的《遲來的羽翼》,這其中也包括了短暫發行少量的「皇冠推理謎」系列的第十本《再見,妖精》,然而這猶如恢恢法網,殊而不漏的收藏精神,卻沒有落實去進一步閱讀的實質自我肯定,被「我過去的醫生朋友」(過去式,因為現在人家尾大不掉,完全懶得鳥我了已經!)譏諷著:「要去讀才是真的!」

 

話說得沒錯啦!收藏了上萬本的推理小說的人,但是閱讀量卻少得可憐,偏偏又已經是個無事一身輕的退休生活,根本不能有理由來說明「四天讀不完一本小說」的怠惰本性,承認吧!對於「米澤穗信」熱愛的讀者來說,《遞迴》真的算不上什麼值得一讀的作品吧!

 

我認為作者本身年輕的緣故,在三十出頭的年紀裡要表達十三歲少女間的對話,恐怕還是很難一如網路評語的:「對於年輕校園學子的對話度掌握甚佳」這種過頭的吹捧了,不經意聯想到之前看過「中山七里」《戰鬥之歌!》有著異曲同工不約而同所表現出來的差勁,這些假大人們的成熟對話,實在很難讓人感受到他們的天真無知,所帶來的什麼憂傷的情懷了。

 

我不懂「米澤穗信」,撇開我無法理解太多的簡體字部分作品,光是繁體台灣地區的代理商也是一下換這間,過兩天又換一間的,從「跛腳出版社」「刺頭出版社」「噴泉彈簧出版社」「教父勢利眼出版社」「屠城文化」到漫畫書的「角川」,看來,並不是每一步作品都會受到某些出版社的厚愛而壟斷包銷的樣子,反而像是大夥兒踢皮球的應付日本方面的每年應代理量而發行的。

 

好吧!

 

《遞迴》是一本把大人靈魂加諸在十三歲小孩子身上,所有的言行舉止,歡樂與憂傷全都有著超齡的表現,我不懂這個作品適合哪個年齡層來閱讀,而且其中光是廢文贅字堪稱目前看過推理小說中,可以列居榜首地位的一個習作本。那究竟是否為「米澤穗信」的習作練習本而被草率的發行,印製成了厚厚的一大本呢?答案應該不言可喻了,沒有意義的小孩子對話,一群為了鄉里間爭取建設的無知尋覓,或者主角對於即將面臨的孤家寡人的生活,我完全沒有辦法感受到任何的情緒,莫非這種難耐的炎熱天氣以及煎熬的來回車程,被這種無聊的文字給搞得我暈眩不已,直到現在想要打些讀書心得,情緒都還是洶湧難耐。

 

話說什麼報告書的,藏在哪裡?可以歷時那麼久的時間產生了懸賞的尋覓?光是這些無聊到近乎智障的劇情,為什麼還會受到「噴泉彈簧」的青睞發行呢?或許該有哪位見義勇為的台灣推理寫手,好好編撰一本「這樣看推理小說才不會浪費生命」,來勸戒世人生命裡的時間是何等的寶貴呀!

 

總之我的第一本「米澤穗信」長篇小說,就這樣讓我對這個作家作噁厭惡不已,也對於推理閱讀老手熱衷在這種情節裡發現亮點,寫下莫名其妙的簡短書評的作為,深深不以為然。或許過個幾本之後,我再來看看「米澤穗信」「刺頭」翻譯成上下集(實在還滿無聊的)《折斷的龍骨》,看看能不能一改我對他這種難以忍受的情感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