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男

 

「殊能將之」在短促的四十九歲的生命裡,像是沾上和了水的墨汁,雖然是淺灰色的輕描淡寫,卻鏗鏘有力地鑿畫了幾筆搶眼的字跡,這些留給世界的印記,充分把「敘事性詭計」的表現的無極限的淋漓盡致(以這本書為主題),直到他英年早逝,直到目前為止,台灣也只有兩本他的作品上市,對推理迷們來說,實在可惜非常。

 

話說在讀這個故事之前,令我眼睛為之大張,嘴巴不計形象的表達大吃一驚的「敘事性詭計」,簡短的莫過是「我孫子武丸」《殺戮之病》,較為冗長的則是「歌野晶午」《櫻樹抽芽時,想妳》,在這本書的最後八分之一後,我又緊接著發現了另一本出色的作品,是已經絕版許久,卻在網路上有免費完整讀本的《剪刀男》

 

這是講述一個連續殺人魔,被媒體冠上了以殺人凶器為記號的「剪刀男」,在死者即將他第三次兇殺的受害者時,他被捷足先登的「模仿犯」給捷足先登,屬意許久的受害者在他動手殺害之前,早已經成為了一具冰冷的屍體,他也順理成章的成為了目擊者(這樣說有點牽強),在報案與圍觀群眾,以及警方封鎖現場的大軍到來後,成為了故事正式開始的序章。

 

故事其實簡單的可以三言兩語給說完,但是為了不敗露「敘事性詭計」拼死隱藏的線索,「殊能將之」把他飽讀過的各國推理名著,一股腦兒地把千軍萬馬都使喚上陣,這些用來迷惑擾亂你的花俏資訊,以及那位堪比「京極夏彥」「醫生」所有喃喃自語的竊笑裡,這些排山倒海而來的蝗蟲們,鋪天蓋地的掩蓋了簡單的真相,哪怕你是哪位出色的推理讀者,當真相突然揭發的那一頁,

 

我幾乎是想把頭皮騷破的那種蠢樣,不斷地來回翻閱過去與現在,試圖拯救自己因為眼花而忙亂的心情。

 

我家至尊玉今天終於去「高傲國際學校曼谷分校小學部」應考,話說不到一頓飯的時間就被通知準備入學了。我被小孩子努力的精神感招,順道查了一下這本小說所得的獎項,原來也過只是日本講談社自己巧立名目的宣傳名詞而已,要誰得獎就是誰得獎,沒有評審委員,沒有公開頒獎,一年可以頒個四本得獎,也可以只挑選了一本,我感受不到公信力的威信,因此呀!我並非因為《剪刀男》得到這個獎項,所以讓我花了兩天多的時間把它讀完。(對自己有些誠信)

 

「敘事性詭計」很難去講述特殊的讀書心得,因為讀者們「都」因為這種作品得到「相同的」心情激盪,換句話說,其實套路都是不相上下,或者簡單一點講

 

其實就是自己搞錯了現在這個人是誰。

 

哪怕是最後解釋的部份把本格還原得一乾二凈,或許是第一本創作的關係,「殊能將之」在人格分裂上的角色見證處理上,似乎有點牽強的帶過,

 

像是「模仿犯」「日高光一」的房間裡那一段多人對話的情節,我看得一頭霧水。

或者在剪刀的數量上的用詞,會讓我自作聰明地以為原來有第三把剪刀的出現?

 

雖然如此有些小小的不順暢,但是還是難掩這本「敘事性詭計」推理小說的亮麗表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