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裡的陌生人

 

在咱們清朝末年把台灣給割讓給日本後的第八年,喬治西默農在比利時的二月十三日出生了,水瓶座的才華洋溢從此以後又多了一個不可動搖的例子,這個說法既不是神話也絕非吹捧,因為在這個孤獨的世界裡,無關乎寂寞地遺留了四五百本他寫下的小說,馬戈探長也好,非馬戈探長也好,無可分類的寫作風格,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跳躍式敘事法,往往讓人看得頭痛不已,堅決地打算在下一頁就放棄,但是卻又不想隨性中斷、不能被文學擊退的種種內心深處的昂然情境,所以咬牙硬撐了起來,對吧?所幸的是,西默農一直老老實實的回報讀者慢腔的梅花撲鼻,對吧!

 

他的作品攏統的來區分,可以說有兩種。大概來說是分為「馬戈探長」「非馬戈探長」這兩種,很湊巧的,我就只讀過兩本「喬治西默農」的作品,之前的是放棄過後又不死心重讀一次的《黃狗》,那是一本以「馬戈探長」為辦案主角的冷硬派追尋兇手的故事,而這本《屋裡的陌生人》則是一個原創的角色,一個婚姻失敗不再工作自囚於宅中的孤獨律師,因為一件離奇兇案的原故,間接地追尋了自己失去的青春歲月,以及試圖了解有著可疑血緣關係,這個雖然在同一個屋簷下,卻猶如陌生人的女兒,以及為何與這個世界成為絕緣體的孤獨歲月。

 

整體來說,「本格喬治西默農」的寫作風格,套在這個心靈偵探故事裡,雖然沉悶地幾乎讓人窒息,冗長的辦案過程與沒有情緒的檢查官之間讓人迷惘,簡直就是個一不留神就會放棄的故事,但是成年人耐下性子之後,赫然發現的絕不會只是兇手的名字而已。我怕一但沈迷了這種以偵探懸疑故事為幌子的故事,會讓我無法再因為閱讀到時下歡樂滿分,不可思議的密室殺人推理小說而感到什麼雀躍欣喜了。

 

 

 

 

屋裡的陌生人

 

根本不是推理小說嘛!當他一個人在酒館裡的吧檯前面,點了一杯紅酒靜候謝幕的屏障落下時。

 

律師之所以可以把證人推上了斷頭台,在小城裡無論是看熱鬧或者是終於逃脫冤情的掌聲中,無非是他心裡擁抱著大量「保羅奧斯特」筆下的孤獨。故事裡,作者頻頻提起了被主角的日子,「孤獨給層層擁抱」,又或是無論是貴賤貧富的任何人,漫步在木蘭市區時,那些雨,那些街角,那些燃燒著空虛的油燈,帶給了各個不同階層的社會,怎麼去互相交錯因而擦槍走火。

 

連嫉妒的力氣與膽量都沒了,到了這個年紀的孤獨男人變成了一個躲在書房裡,擁有一個鎮日與酒交歡的渾圓背影。他想像著王孫貴族們因為樂趣而犯罪,他苦思著下階層的人民因為嫉妒成恨兒走偏的腳步,直到一切明白之後,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完全不如一個犯下殺頭罪的謀殺犯,

那種稚嫩卻勇敢地表達著不成熟的忌妒,

對於追求人生、愛情的奮鬥努力,

然而終於破案的最後結果,在主角的生命裡,卻是輕如鴻毛的無關緊要。其中寓意深長的孤獨才是迷人的骨幹,種種對時光逝去的惋惜,隱藏卻騷動的痛苦被酒精狠心痲痹,倒進杯裡那些紅褐色彩的烈酒,在黝黑的夜色裡,才是殘留在日子裡的靈魂,一成不變無辜心酸的表情呀!

 

而脈動,就是一波波的獨來獨往。

 

這是一本不好讀的小說,「喬治西默農」的東西就是這樣,老實講,我在最後已經不是那麼想知道兇手是哪位了,我始終認為,兇手不過是個故事裡的篇章,這本根本就是孤獨文學風格大師「保羅奧斯特」的黑夜作品,當然啦!「喬治西默農」雖然跟他都是水瓶座的人,但是聞道先後的倫理關係上,我也不在淺讀的情況下去分析有無「向某人致敬」或者「師徒關係」了,或許總是有些人會說生命的一切都是空,胡亂地套用宗教模糊的定義,當成自己悟道許久的生活心得來教訓故事裡「主角十八年的自我封閉」,這就是人類的萬千心靈都因為個性與生活經歷而刻化出不同的想法,

 

所以能領略故事其中真正作者要表達的意境,

或者是領略出各種不同意境的人的感受,

 

 

 


 

「喬治西默農」的作品給這讀者們額外的附加價值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