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樂園

 

如果照戒律的條件數量來分辨哲學與現實對生活確切的影響,那西遊記裡的那一坨跑龍套的油膩身影,顯然把西天取經的這個功德無量,給拖戲加碼演出個好幾部曲了吧?(一個三戒搞得腥風血雨的,那八戒還得了?)

 

好啦!

 

這個可愛的書名《青蛙樂園》並不如顧名思義的是個可愛的寓言故事,但也不是想像中的殺人魔題材的雨夜密室消失事件,我也沒有參照任何網路心得就翻了起來,所以莽撞茫然地任由「蘇格拉底」帶著我展開因為它的身不由己的人禍帶來的,一趟奇幻又頗有哲學思考的探索旅途。

 

這本《青蛙樂園》很明確的就是在寫著日本現在的處境,對於過去不明究理的承擔罪責,對於未來無依無靠的茫然未知,對於媒體一言堂的惡意宣導,少不更事的學生勢力被政治勸誘之後,萌目卻茫然傷害社會的種種行徑。我的陽台面向正北,看了一下遙遠的前方,再瞧了右手邊那個大海上的被太平洋拍打著的孤帆扁舟,其實,誰不是背負著數千年來數不清的罪孽,以及多如牛毛的可憐委屈呀?

 

科學X勇氣X信仰=庸人自擾

 

 

 

沈默不是懦弱,忍耐不是麻木,忍無可忍的時候,我會挺身而出。我看到大半的時候,想像不到劇情的大膽急轉,就像一群盲目的食客跟班們,在惡性腫瘤的大軍在血紅色的交通要道上做殘忍的複製貼上時,努力默念「三戒」的人成為了一頭熱裡的多數,領頭的,附和的,事後諸葛怪罪的,此起彼落,那一段惡性腫瘤侵略皇上的日子裡,我該當少康中興的主角的人,卻只能變成了在鬧劇旁邊窮緊張的傻小子,不久後,鬧劇變成了悲劇,這些樂於跑龍套的蠢蛋在法會現場雀躍開心地(充實人脈交換名片的大好時機)像是中了樂透獎,而我這個像是只能被命運安排站在畫著「束手就擒」的圈圈裡,乖乖地站了好幾年。

 

我不太懂「百田尚樹」自詡是故事裡那個憤世忌俗,讓讀者感受到發動戰爭是合理還擊的意義,或者只是替我們這些已經厭倦的人,吐一口唾棄的口水而已吧!我呀!把「山力新聞」這種有群魔亂舞的火坑鄙視萬分,想當年在拍廣告之前,我把隸屬於這個公司裡一個善於興風作浪,卻屬於跟「木木腎涼」同為一掛的「公長玉潔」江湖騙子所遞給我道歉的名片,當著他的面丟在拍攝廣告片現場的路上時,我卻難過的哭不出聲音來,原來我們這個虛弱的國家,就只有這些蝦兵蟹將會前來幫忙吶喊助威,寧缺勿濫的展示我國孱弱的兵力,就算沒有船堅砲利,我們還有高人一等的堅定信念,不信你看夫人還能抽空指導選民如何收驚避邪呀!

 

好吧!反正只有我看得懂我在講些什麼心情,講到這些事情到現在也十來年了,二零一八年三月底,我的心還被這些悶氣刺激的隱隱作痛。

 

有人說這是給政治家看的寓言故事,我大表低姿態的不認同,因為大多數的人都認為政治家會有反省能力,才會使用這一類的通俗宣導的祈禱文,但是事實上,政治家我看了一輩子了,在這些渾水裡打混了四十年左右,

 

說什麼政治家寄情於閱讀?

說什麼政治人物熱衷於親切愛民?

說什麼政治人物懂得道歉反省?

說什麼政治人物友善親清廉?

 

這些搔不到癢處的評論,只不過是發表了一些事不關己的笑談,順道把自己戴上了「已世故」的大禮帽,站在網路的另一端享受點閱率的愛戴的閒暇人士感罷了!

 

我說政治人物是茫然的,多數的人就是過一天是一天的。說到生死交關、社會秩序、民族道德的這些條件來回穿梭所交織出來的問題時,哪一個不是集合了所謂的專家學者,做一場密集消耗預算的荒唐對談,我都猜想哪天真的狼煙四起的時候,搞不好那些九流卻善於背稿子的嬉鬧名嘴們,都會成為最後留守皇城,準備投靠敵軍只求可以善終的奴隸一職,所以這種值得深思的故事作品,分明是給人民閱讀跟省思的,道理很簡單,說起來卻很複雜。

 

我老頭子,就是活活地給「三戒」給搞死掉的。雖然這是每個人都要走上的路,但是帶點冤枉的色彩離開,就有點不倫不類了,然而即便所有人懷著真假難辨不捨的情緒,這終究還是家族性格決定下的必然命運,接下來的幾年後,還有同樣的事情一樣會活生生地在我耳邊以死翹翹的方式登場,幾年之前我離開了這個空蕩蕩的,像是「從前,我死去的家」那樣荒涼的假屋子,最近,我從剛掛掉的英國漸凍人、理論派物理學家,與愛因斯坦的終極悟道的論述裡得到了一個關於命運安排的釋懷,關於人類可以有自由意志的這種說法,已經讓我對於這些大放厥詞的科學家掩蓋著自己的無知,滔滔不絕的口沫橫飛著許多出人意表的幻想與假設,說服了自己也欺騙了學生,最後這些幻想與假設卻變成了鐵一般的事實,於是科學推翻了神造,但是不久之後,不能避免的後浪洶湧來襲,這兩位不可一世的天才,都隱隱約約地把無法以科學理解說明的,推給了一種未知的巨大力量,什麼教宗對霍金竊竊私語,說科學與神學要互相尊重?我看這是教宗的哲學,已經無關乎是科學與神學較量下任何一方的妥協。

 

科學的淺薄,神學的飄渺,故事裡無所適從的惡敵來襲,究竟是奮力一戰?或者苟且偷安的淪為芻狗?又是誰是誰非到底?

 

「戰爭選擇」「社會議題」「人民信仰」「現實生活」真是人類自尋煩惱的一場「無中生有」,如果人的意志是已經被未知力量安排好的,那宗教理論上的一切是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空,好像彷彿有些道理了。

 

霍金在愛因斯坦生日的那一天終於停止心跳,兩個好像是說好的交換來誤導或者領導這個世界似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能在政治圈打滾還能活著過日子的人,肯定會越來越黑的,才沒有什麼反省什麼的咧.想當年馬英九、陳水扁甚至柯P的清純,現在都成了什麼樣子.... =''=
  • 現在是什麼樣子?我已經離開台灣太久了,其中陳水扁是誰?沒聽過耶....

    以我為名的鄉愁 於 2018/03/26 16:29 回覆

  • 天陽
  • 對於政治我們這代的基本上不抱希望了,因為目前我的知識與思考還沒辦法想到皆大歡喜的方式(應該也沒這方式啦......)
    我到現在還記得比喻政治的名話:天下烏鴉一般黑
  • 這個其實是很兩難的啦!不在其位,我們都不懂換腦袋這種自然而然的反射動作呀~~

    以我為名的鄉愁 於 2018/03/26 20: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