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顫

 

寫下《龍紋身女孩》三部曲之後,可說是功成身退已故的瑞典作家「史迪格拉森」,以及最近的《刺殺騎士團長》還依舊在排行榜上火熱耀眼的「村上春樹」對於羅斯麥唐諾大師的推崇,我們不得而知他們真正崇拜或者喜愛的熱情是否真實存在過,透過了聳動的書腰明確地把這兩位大人物的背書,火辣辣的以黑底白字,像是一幅裝中又帶著嚴肅讚嘆的輓聯,景仰這位已故的冷硬派偵探大師,這個閃閃發亮的名字「羅斯麥唐納」

 

話說一年多前,第一次看到他的遺作是那個千山萬水走遍了,真假王子的一個破解事件《入戲》,也因為這個完美的開場白,讓我這一年來,鐵了心的在幾經飄洋數次過海的來往之中,把麥唐納的作品全都帶在身邊,來來去去,看完一本帶回台灣一本。

 

這一次是因為許久沒有看過冷硬派偵探風格的幽默作品了,既然時間回程的行李箱不斷對我招手,為數破百的閱讀量的目標也不斷催促我把握所剩無幾的青春,看來這本被大師們推崇讚嘆的《寒顫》,已經沒有推辭的理由了,哪怕,這將是一場漫漫長夜的追尋、或者老派作風的令人感受到乏味的抽絲剝繭,我只知道,有著「不到最後一頁,你永遠不知道兇手是誰!」這種算是非份之想,卻又是理所當然要得到的一種欣喜若狂。

 

好吧!反正內容也是牽扯二十年來的三起命案,同一把凶槍,一群毫不相關的人們。偶然因為現實生活問題,「盧亞徹」接下的一個以為是送分題的小案件,卻萬萬沒想到是個這麼龐大卻又顛覆想像的,屬於讓你拍著大腿大罵:「靠!原來是這樣!!」(當年從天而降的基督山伯爵,不也是大家根本對他的來歷摸不著頭緒嗎?)

 

拍打自己大腿的時候,要注意力道的使用,不要以為受傷住院後就可以理所當然,翹著曠日費時的二郎腿,看完所有「麥唐納」大師的作品,畢竟枕邊人對你的占有慾望,雖然不若小說裡的極端,卻也不能允許你這樣忽略彼此的全心投入辦案個過程,像是英國在兩百年前發生的推翻咖啡店事件一樣……

 

我之所以會還以微笑的嘴角,是因為《地下人》《藍槌子》《睡美人》《移動飛靶》在書架上對我眨眼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