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火堆.jpg

 

最近對西班牙語系的文學作品,有種懵懵懂懂的跟風潮流(話說最近百年孤寂被正式地中譯化上市了),或是像夜裡的飛蛾們被啟蒙般的衝動給推向了火坑,緊接著「杜瓦特家族」雖然被翻譯得亂七八糟的,但是還是無損西班牙語系的大師們,對於時間安排與揭露真相上堪稱一覺得玩弄手法,錯綜複雜的交替登場,那種每頁都有豁然開朗的驚喜感,實在讓我讀起來樂此不疲,這種民族性所衍生出來的語言,在文學上帶給讀者的感動與快樂,真是呼應了昨天晚上看的電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份,貝多芬莫札特一見到鋼琴就能彈奏,馬奎斯一看到生活的姿態,就可以用動人的文字娓娓道來一樣。

 

這本書的譯者葉淑吟,也是擔綱今年出版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的操刀者。當然因為百年孤寂文字的曼妙緣故,這位譯者也被我歸類到賴明珠女士這個層級之中,回想四個多月前,是在去年(2017)年底的那個時候,皇冠出版社以聳動的預告吊足了讀者們的胃口時,譯者是誰?在我想要留言發問之前,原來已經有一連串的討論迴響了,原來我之前讀過一本,那是一位「西班牙記者」轉換職場,成為了作家的其中一個作品,也是她所經手的一個冗長奇情的冒險愛情故事(老派探戈),所以看到《跳火堆:阿根廷鬼故事》這個在西語系底下成長的作家筆下的文字,搭配葉淑吟的翻譯,當然不做他想的就給捧上了手心了。

 

 

 

跳火堆.jpg

作者: 瑪里亞娜.安立奎茲 (Mariana Enriquez)

 

好吧!講正經的看看究竟這個鬼故事有多麼地與眾不同?

 

這是一本短篇集結,雖然只有薄薄的一百七十頁的份量,但是木馬出版社確實很有發行的誠意,文字編排密不透風,並且在宣傳力道之猛,彷彿把讀者們推入了黑狗屠宰場最黑暗的角落,狗血鋪天蓋地而來:

 

榮獲2016年巴塞隆納城市文學獎「西班牙文學獎」最高榮譽。

21世紀的女愛倫坡X不可思議的當代怪譚。

有一種邊界最好別去跨越,有一種勒案最好別想一虧究竟。

淡大的院長陳小雀、作家何敬堯、顏忠賢等等的還聯名背書讚賞不已。

 

儘管如此的賣命宣傳,但是究竟內容如何,還是要等看過之後,才能知道究竟是送上掌聲還是噓聲!

 

應該這樣說吧!這是一本掌聲與噓聲兼具的阿根廷鬼故事小說,誠如上一本小說裡華生在阿富汗的戰爭裡,時常躺在屍體堆中入睡的心情:死人有什麼可怕的?可怕的當然是活生生的活人呀!所以標題雖然寫的是聳動的鬼故事,但是故事裡並非以活靈活現的妖魔鬼怪來告訴你阿根廷這個地方的恐怖。反其道而行的是忠實地說明了阿根廷這個貧窮落後的地區,在政府無能為力、人民樂天知命、列強巧取豪奪,以及對於性別不平等的歧視上,所孕育出來的一些讓人約略可以領悟的憂傷與驚訝,所謂的「鬼」

 

其實呀!指的是在阿根廷地區那種猶如馬奎斯年少時居住的「馬康多」,左鄰右舍可以輕易地殺人,街頭巷尾可以隨性的吸毒,男女之間織造了荒淫的社會關係,腐敗的政府輾壓了人民的委屈,正所謂苛政猛於虎,這種六千年前被閃電改編了基因成為智人的猴群猴黨們,要真正的達到了天下為公,愛與祥和,在我看來,還有一段幾千年的遙遠的路呀!

 

《髒小孩》寫的是一個在貧民窟(憲法區)的街道上,吸毒婦女毫不搭理自己的小孩,隨意放任野生,以及一個斷頭虐童案的發生時,令人惋惜的社會常態。

 

《旅舍》說的是時下年輕人的桀傲不馴,為了一些無關痛癢的誤會爭執,做出了不痛不快的惡作劇復仇的故事。

 

《吸毒的那幾年》顧名思義就是說明了毒品在青少年的生活裡,有一種彷彿是不可或缺的炫耀,一種理所當然的必需品,以及一種燦爛青春的勇敢表現似的。

 

《愛德菈的家》說的是青少年因為「勇敢」冒險,不服輸的自尊心作祟下,闖入被譽為鬼屋的空蕩房子後,離奇失蹤後,其餘同伴所造成的往後生活的陰影,發瘋的發瘋,自殺的自殺了。(不禁想起唐娜塔特的秘史)

 

《小帕布羅釘小鐵釘》這篇是我非常喜歡的一篇,當然我也懷疑這並不是作者的親筆作品,或者,這篇並不是葉淑吟所親手翻譯的?說的是一個在阿根廷從事導遊的男子,在家庭生活裡的痛苦,進而讓他對旅客們所說的故事之中,那個無惡不做的變態殺人魔,跨越時空出在他的生活裡的故事。

 

《蜘蛛網》這個故事在講述阿根廷女人的堅強個性,我在故事的說明裡,同時體會了泰國男人的懶散與軟弱,讓這些堅毅的女人有著什麼樣的憎恨心情。

 

《學期末》講的是在求學壓力底下,一個本身就很不起眼的女學生,在終於的精神異常之後,開始了在教室人群中,自言自語並且自我傷害的各種血腥場面,直到最後在病床上,對於關心她的高材生同學說:「你不要再問了,它已經跟著你了!」,高材生同學在回家的路上想起了自己昨天夜裡,拿起鋒利的美工刀,在自己大腿上輕輕劃開的傷口,血又開始流洩出來的慘叫聲……

 

回程公車上,我感覺大腿上那道前一晚我躲在床單下用美工刀割出的傷口正在跳動。不會痛。我按摩傷口,力道很輕,但足以滲出鮮血,在我的天藍色牛仔褲印出一道細長的血痕。

 

《我們身上沒有一絲肉》雖然阿根廷地處偏遠,實則又是個不那麼文明且落後的地方,但是愛美的天性在花樣年華的女子身上,一舉一動表露無遺,一個近乎變態式對肥胖厭惡的故事。

 

《鄰居的庭院》在阿根廷,遺棄孩子似乎是司空見慣的社會問題,而相關的社福單位也為此疲於奔命,因為在工作期間疏於關心棄兒,在廚房裡隨著大麻當起呼風喚雨的鐵扇公主的主角,因此沒有了工作,最後在與男友同居的公寓裡,見到隔壁的殺童事件,因為本身的憂鬱病症,最後在大家都勸她就醫的同時,她終於看到那位已經被虐殺的孩童,不言不語地走向她,用尖銳的牙齒咬死她寵愛的貓咪……

 

《黑水底下》講的是一個被政府遺棄的偏鄉,那種地方警察勢力為所欲為的囂張,主角前往調查這條嚴重污染的河川時,受到當地居民群起對抗謀殺的故事。

 

《綠點,紅點或橘點》講的是一個繭居族,不願面對社會衝擊,軟弱封閉自我的故事。

 

《跳火堆》故事在說明阿根廷社會對於女性受害者的漠視,偏袒男人說詞的種種令人憤怒的社會事件,迫使女權主義份子以自焚案件後,不斷在公眾場合裡以恐怖醜陋面貌示人,表達對人權抗議的故事。

 

好了,終於看完這本不太容易懂的短篇小說集,特別是最後一篇以他為書名的《跳火堆》,我不懂這個譯者究竟是因為西班牙文的能力太強,而忽略了翻譯成的中文字句該有流暢度的條件?明明是個憂傷深沈的故事集,卻搞得像是欣賞她中文程度高低不一的鬧劇似的,可惜一本被推崇成女愛倫坡的好作品,葉淑吟真的該好好反省一下這種翻譯態度了。

 


 

阿根廷共和國(西班牙語:República Argentina),通稱阿根廷,是由23個省和布宜諾斯艾利斯自治市組成的聯邦共和國,位於南美洲南部,占有南錐體的大部分,北鄰玻利維亞與巴拉圭,東北與巴西接壤,東臨烏拉圭與南大西洋,西接智利,南瀕德雷克海峽。領土面積達2,780,400平方公里,位居世界第八,拉丁美洲第二,西班牙語諸國之首,橫跨多個氣候帶。阿根廷主張對南極洲的一部分、福克蘭群島(阿根廷稱馬爾維納斯群島)、南喬治亞島和南桑威奇群島擁有主權。

 

與大多數拉美國家相當不同,永久住民數超過4,100萬的阿根廷,其種族組成和智利相似,歐洲裔占人口比例超過90%,非洲裔較少,使文化上國家呈現深度歐化,例如首都文化幾乎是歐洲城市文化的延伸。而社會素質、教育文化、市場經濟與法規上的發達,使阿根廷今日在民主和人權上有很大發展,也是南美唯一掌握人造衛星操作技術的國家。長久以來,阿根廷是一個中等強國和拉丁美洲的地域大國,它也是聯合國、世行集團、世貿組織、南共市、南美洲國家聯盟、拉共體和伊比利亞美洲國家組織的創始國。作為一個傳統農業大國和新興市場國家,阿根廷是20國集團成員和拉美第三大經濟體。以購買力平價來計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處於中高水平,與智利和烏拉圭同屬拉美第一集團,與東南歐相同,人類發展指數處於極高級。收入不平等程度雖高,但低於拉美國家平均水平。

 

這一地區已知最早的人類活動發生在舊石器時代。西班牙殖民始於1512年。在1810年至1825年的獨立戰爭中,阿根廷以拉布拉他聯合省的國名於1816年發表《獨立宣言》,繼承了原西班牙拉布拉他總督轄區的大部分地區,在之後與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戰爭中,聯合省政府繼而失去烏拉圭、玻利維亞和秘魯等地區。其後多年的內戰最終在1861年,布宜諾斯艾利斯邦擊敗了邦聯政府,與當時其它八個省重新統一為阿根廷共和國。至此,大規模的歐洲移民潮架起了阿根廷與歐洲之橋,無與倫比的發展使阿根廷於20世紀早期躋身世界第七富國。然而在1930年代軍事政變以後,政局不穩和周期性經濟危機使其陷入衰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是啊,鬼故事有什麼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人吶=''=
  • 但是反觀七夜怪談,可是把我嚇得屎尿一肚子呀~~

    以我為名的鄉愁 於 2018/03/12 15:39 回覆

  • 莫赤匪狐
  • 當年看七夜怪談是有可怕沒錯,可是越後面續集越亂就越來越不覺得可怕了,不然試試看搜尋網路電影"伽耶子大戰貞子"、"筆仙大戰貞子"....看完就覺得貞子也沒那麼可怕啦 = =a
  • 可能還覺得性感、值得同情之類的?

    以我為名的鄉愁 於 2018/03/12 15:52 回覆

  • 莫赤匪狐
  • 貞子很難覺得她性感啊我說,值得同情嘛也很難說....我是主要覺得寫後面什麼筆仙大戰貞子的編劇很可怕,編得那麼爛太可怕!
    = =
  • 我的貞子還是活在:博空~博空~妖怪會來喔~ 這個階段,比司馬中原的可怕太多了

    以我為名的鄉愁 於 2018/03/12 16: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