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jpg

 

我當初就這樣把倪匡當年這一整批,與其說是有備而來的科幻小說,不如解讀成他個人隨意幻想的嘮叨心得,封裝成箱飄洋過海,每次一躺回沙發上望著被陽光給照亮著,紫外線用以破壞紙本書的作用,不斷進行分解結構上的分子鍊的同時,一整排整齊挺立的倪匡,像是笑眯眯的對我招手,一副莫忘初衷殷切叮嚀地皺著眉頭:「說好的,要在陌生語言的國度裡讀完我的不是嗎?」

 

這是一本集合了「訪客」「奇玉」兩個故事的短篇集結,衛斯理突然變成了手無寸鐵,而且一向擁有無窮地球人脈與外星人交際經驗的他,竟然完全「走鐘」地在訪客這個毫不驚悚的故事裡,變成了一隻井底的軟腳蝦了,本來見多識廣、武藝高強而且膽試過人的個性完全被作者忘得一乾二凈了。

 

曾經是法國殖民地的黑人國海地,向來以神秘的巫毒教著稱,世界各地的神秘小說作者或者擁護者,都以這個彼此似懂非懂的題材相互交流著,而倪匡也不遑多讓的取材其中,可是卻沒有下過任何的苦工就開始了天馬行空,虎頭蛇尾自以為瀟灑的開放性結局,對我來說,並沒有製造什麼想像空間,也談不上什麼認為草率收尾的失望懊惱,倪匡就是倪匡而已,我並不會關心太多作品的好壞,更別說他的作品對我而言,只是睡前的一個床邊故事,只是一個打發時間的鬼扯閒聊而已。

 

奇玉是透過了清朝時期,和珅這個鼎鼎大名貪官跟班的後人,因為經商不善負債累累之後,開著「勞斯累斯」(可憐的英國殖民系統下,中文已經不中文了。)來低頭求助的故事。熊勤魚這個巨富委託衛斯理追尋家族老宅(從香港飛了七個小時到一個會說中文的國度?)裡,一塊價值連城的翡翠,我不知道這塊寶石跟日後劉德華與小彬彬合演的「魔翡翠」有無關連,也無心去追查倪匡一向沒有系統的隨手寫作,沒有意義的暗殺,龐大到沒有政府可以約束的黑幫組織(為什麼不起來篡國就算了),或者輕挑無知又信口開河的衛斯理四處抖包袱、鬧笑話,我打了一個漫長的哈欠,幾個小時後發現,睡前真的沒有看錯或者誤解倪匡的糟糕,他總是沒有讓我對她的作品感到失望而後悔過呀!

 

或許是這樣說,倪匡再次滿足了我為了享受一種依賴性自虐心情上的渴望,在偶爾還是會想讀一下倪匡小說的複雜心情的每一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