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雨聲告別

 

以這樣這種書名出版,可能將要讓讀者誤解台灣的推理小說作家,到現在到民國一百零三的末年會是怎麼樣的一個程度。老實講,這種書名如果不是像我這樣百無聊賴地看完了「京極夏彥」的「魍魎之匣」,在飽受知識與劇情無情又漫長的轟炸後,這體無完膚的腦髓自然而然地想換本比較認為輕鬆愉快,字數少,頁數薄的小說,恐怕很難從架上抽出來,攤在桌上開始閱讀。特別是少了幾個關鍵的字眼,

 

「島田莊司得獎作品」「愛倫坡推理小說大獎」「殺人」「迷惑」「懸疑」「推理」這些聳動字眼(當時我把書腰都拆掉了)

 

 

 

(阿駒跟立仁在「髒髒」的演奏會上想起的爵士樂。)

 

根本引不起我的興趣,當初看了那本「見鬼的愛情」被香港的「雷鈞」囉唆跟冗長的鋪陳給小小打擊了閱讀華文推理小說的興趣(但是到後來的結局卻非常喜愛),所以這種叫「聽著雨聲告別」的柔情似水的書名,之於讓人精神緊繃隨著劇情高低起伏的預設立場,實在有難以想像的一種去承接的接納感,特別是因為對台灣的推理小說的信任感,被伊坂幸太郎、東野、京極夏彥等等的養壞了胃口,現在誠惶誠恐地翻開了台灣的推理小說,竟然有一種可以自我推理閱讀心態的冒險感。

 

「陳奕迅沒有告訴我到底是誰殺了小綠!」陳,陳奕迅??!!!是的,這是一本把台灣的時事當成背景底圖,在圖片上面與回憶間掙扎漫遊的一個簡單的推理或者是偵探情節的故事,與其說最後峰迴路轉地像是「伊坂幸太郎」在長篇小說「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的「優」的蓋章,不如說倒是沒有那麼複雜的說了一個異曲同工讓人感動的故事,

 

節奏鮮明,主角為情為義的執著,而且觀察入微合情合理的懷疑與解答,真是一本太令人開心的好作品了。

 

悅獨人的自我對話

 

息事寧人的警察單位,所以面對著疑惑重重的主角的糾纏,有著很不耐煩地逃避回應。

 

 

 

 

(後期的動力火車,喉嚨已經開始沙啞了,也被收錄在這本小說裡!)

 

 

悅獨人的自我對話

 

作者的文筆讓我想到二十年前那個曇花一現的台灣作家:蔡智恆。(第一次親密接觸)與這位前者不同的是,不藍燈的寫作風格不會誇張刻意的幽默,舉凡文哥桌上「商業周刊」;老唐雖然告別了過去,卻也沒有往前走;老唐的店上一次有客人是鄭成功登陸鹿耳門的那一年;不識者認為其是囉唆冗長,幽默並且累積了一些閱讀經驗者,便知其不必露出笑臉談幽默的功力了。

 

 

 

 

(小綠最後一次聽到白過駒所彈奏,何逸平演唱ㄤ的歌曲,費警官:沒人不喜歡這首歌吧?)

 

謝依涵(媽媽嘴咖啡),南部殺小孩為了討牢飯吃,不怕殺一兩個人被判死刑的殺人魔,都收錄在小說的時空背景裡頭了,雖然阿部的出現,我就猜到了屍體大有文章,但是文哥用心地讓所有事件功德圓滿,這樣的用心良苦,上可比擬星雲法師,下可造福平民百姓,如果我們的總統有文哥的本領可以面面俱到的關懷人民,這次的大選怎麼會是這樣的一敗塗地,還照著稿子故作皺眉狀的朗讀,過了兩天後,果然還是不敵眾人壓力,辭去黨主席,讓當天的敗選感言變成了一派胡言,諾言變成了謠言了。

 

 

 

 

現在的黑社會看有多難當,又要殺人,還要能放火,桌上要擺商業周刊了解國際脈動,還要知道李斯特楊(作者翻成賴斯特楊)的爵士作品。那既然不藍燈沒有提到是哪一首,就把它當成了「村上春樹」的「沒有色彩的多岐作和他的巡禮之年」,這首音樂吧。 

 

 

悅獨人的自我對話

 

在阿虎面前裝老大之後,被反擊的對話也是一絕。

 

 

 

 

 

(導讀版,爆雷度低,可先預覽無妨。)

 

 

 

悅獨人的自我對話

 

「真相不會只有一個!」文哥充滿人生智慧的一句斬釘截鐵。追根究底地想知道真相真的那麼重要嗎?死的都死了,逃亡的也逃亡了,瘋掉的也瘋掉了,最後大圓滿卻略帶小小憂傷(小綠的死)真是讓人意猶未盡。

 

 

 

 

(白過駒與何逸平首次登台比賽演唱的歌曲,最後在阿駒的家裡兩個人又合唱了一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