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獸
 
 

第一篇:陰獸

 

日本同名電影改編過這本短篇小說,也就是發音像愛倫坡的江戶川亂步的這個筆名下,迷戀愛倫坡所杜撰出來的故事。

這部電影的風格一如法國作家在講台上所形容的大江春泥作品與人生現實的雷同,黑暗與光明之中正邪抗衡的對立感十足,最後邪不勝正的傳統教育思想並不存在,正常的現實世界裡,大多數是以這樣的結果收場,你看那些腦滿腸肥的政客一樣在媒體上面活躍地張牙舞爪,我們可以看到那些在捷運車廂裡狂妄殺人的變態罪犯,幾經精神鑑定後,可能還是會安然無恙地活蹦亂跳地看著拿他沒辦法的我們,而我們這些受傷的人奈何只能氣得牙癢癢地度過這個受委屈的殘生。

邪與正?也是我們道德上面的表面認知而已。

而在原著小說裡面,卻很本格派地呈現了出來,這讓我對看過電影再回去看原著作品,多多少少有了一些失望的感覺。本以為主角用本格派的口吻把犯罪過程娓娓道來的後段會有什麼爆點,沒想到平鋪直述地草草結束了故事,就算真如主角所說的是否因為對愛情失望而自我了斷,或者最後是否還有大江春泥的作品問世,都可以是一個爆點在最後一行或一段裡讓讀者有無限想像空間,這部分的閃失,與始祖愛倫坡的功力就有天壤之別了,況且著墨太多在閣樓上的袖扣讓我看得頭昏眼花,與大江春泥有所接觸的雜誌社員這個角色竟然不像電影裡頭有著驚人語錄,或多或少地讓人覺得沒有起伏,最後解謎的細緻入微,把黑暗愛倫坡的恐怖氣氛,搞得像松本清張的規矩明白,流於庸俗的層面了。

可惜。

電影拍得好看,相對原著弱了一點。

剛剛查了一下圖片,沒想到這部小說在漫畫界也是小有名氣似的,可是內容多半在情慾方面的表現,正如電影,也或許是我對這樣的編排有了比文字呈現的小說有著更高的評價吧。女主角死了,實在滿可惜了。否則它的本身的故事,就是一部日本版的金瓶梅了。

嘆主角的辣手摧花呀。

 

 

第二篇:石榴

 

本來對這篇的故事名稱完全感不起興趣來,萬萬沒想到,這可是小短篇裡面讓我小小喜出望外的一篇呀。

雖然故事一開始,這個莫名其妙的人就已經把結果都說了出來了,只是在最後他自白的原因是因為這樣的感情,實在小小地讓人動容了許多。

「這十年來,我們跑遍了所有的溫泉,我們的世界只有彼此,他上個月急性肺炎死了,我也跟他相約在地下見面。」

在有關愛倫坡的寫作部分,大概就是描述屍體本身的精妙之處了,把臉形容成像被砸爛的石榴,實在太貼切了,而其中拐彎抹角的故佈疑陣的橋段,就略顯得為了解釋交代故事本身而產生的情節,真實的世界裡如果要這樣做的話,恐怕沒有個上百次演練,幾代人的幸運,可沒有這麼好的福氣,瞞天過海地逍遙過日子。所以為了寫推理故事,而刻意編排出來的滿足推理迷的做法,就顯得幼稚了許多。

這一百年前出生的人,當時的寫作風格,本格派的清楚明白,就差不多都是這樣的故事,但對於動動頭腦倒也是有不錯的幫助。可惜最後兇手並沒有活下來,這幾篇最後不是自盡伏法,就是殘缺一生的下場,可惜了愛倫坡的風華,不敵本格派的廣大市場與道德規範。

「雖然夫人是美人兒,但是卻與我相處不來,我最愛的還是明子……..」最後跳下懸崖的時候,如果是我,腦子裡在靈魂離開肉體之前,應該一直重複著這句話吧。

 

第三篇:鬼​

 

不得了了,福爾摩斯,柯南全部靠邊站了。因為是推理小說作家,因為是推理小說迷,所以這個故事就整個推理起來了。前面兩位大偵探都應該輸給裡面這個神奇的推理小說作家了我看。

 

警察,依然是笨到家,這不是本格派,也不是愛倫坡風格,全新的誇張微妙的寫法,跟之前那個寫八墓村的橫溝正史內的順理成章推理法有異曲同工之妙。嚴格來講,這個破案的推理小說作家,實在是因為靠冥想靠神奇的不可思議力量來推理,而且在推理的過程行雲流水,完全沒有皺到一秒鐘的眉頭,實在讓人覺得破案了之後有種無聊透頂的落莫。

因為愛而生了恨,因為恨而起了殺機來個遍地焦土。

寫作風格為了愛倫坡,他還是會把死者的恐怖屍塊,行兇者後來咬舌自盡的慘況加以深刻描述,這可能是這篇故事裡唯一讓人著迷的部分了。

很短一篇小文章,很沒有意外的一件推理故事。話說當年我老娘也曾經想喝令我娶一個讓人極度厭惡的醜女,我抽身的正大光明,理所當然,二十多年就這樣過去了,真是感謝自己當年的勇氣,就算要搬離這個家鄉也是對得起自己呀。

 

 

第四篇:蟲

 

一個極短篇的小故事,這個就像極了愛倫坡風格了。

雖然就是直線型的劇情與妒火中燒導致最後的結果,但是在整個人物的描述裡,讓人感同身受的孤獨與痛苦,在字裡行間表露無遺地大篇幅刊載著。

多數的人認為這是個冗長囉唆的寫作方式,看了第四篇亂步的小小說,這就是他的風格,也是愛倫坡的風格,只是愛倫坡終究是在簡短扼要一點。

每個人在成長過程中,在生命的戲份裡,好像或多或少都會有著被人戲弄的一些橋段。這個故事讓我把時間軸拉回到第三象限的空間裡面,如果時間是X軸,而心情是Y軸的話。我一整個被故事帶回青春期的低潮時光去了,拿感情開玩笑的組合,我裡確實也遭受過這樣的對待,雖然沒有最後把女主角碎屍萬段,也沒對共犯有所報復懲罰,但就我所知,當年那個女生變成了一個不入流落魄的同性戀者,而這個共犯男,現在也不過是個娶妻生子的八股格式派上班族,隨著小孩子嗷嗷待哺,長輩紛紛老去,生活困難就會一點一點地被他所屬於的現實揭露出來,隨時準備在後腦上來上一棍,隨後癡呆著過著一生。

相較於他們兩個之前的意興風發,比照現在的誰落魄誰風光,這就不是人家說三歲定八十這種粗淺的說法了。


青春無限可能,存在於我血形裡的憂鬱,歡愉,荒唐,在走過之後的轉成豁達,釋懷,轉而現在有著輕鬆的生活,喝喝咖啡看看小說,或者找罪受地跑跑步。

「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

好好活著,享受生命裡該給的你一切,活得比當年那一對居心不良的組合好,若無其事,原來是最狠的報復。話說起來,我是不是也有嚴重的人群厭惡症,靜下心回想,在吵雜的大家庭中長大,懦弱卻自大,祖父的魄力與勇氣都沒有遺傳下來,用嘲諷戲弄椰榆的相處模式來帶領小孩子成長,奠定了我現在對過去充滿愁恨的記憶,小孩子,如果在嘲笑中長大,是會充滿無窮恨意的。

說完抱怨文,

講正經的,最後的死法,真是讓人太開心了,有別一般喔!可以想見三天後破門而入看到的場面是何等的恐怖呀!!

美妙的愛倫坡,與我的血液相容的如此巧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