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憂雜貨店

 

如果這本算是推理小說的話,那歲月就是兇手,是它讓故事的發生讓你的淚水隨著流動。

如果當年浪矢的私奔有成,或許沒有這一段開悟的智慧讓女生來到這裡,讓女方終生不嫁地長相左右卻不發一語,然而私本不果的下場讓浪矢痛苦了三年之久,卻也因為成熟的本性讓事情圓滿落幕。癡情,總是與推理小說像燈蕊一樣的交纏著,燭光點燃後,生命亮了起來,卻也近黃昏了。

雖然大致的劇情是很通俗且易懂,閱讀起來沒有障礙與冷場的流暢,卻意義深遠地讓人可以反思自己是禍從口出地誤人子弟,還是擁有絕對智會與先見之明地指人明路。

這陰錯陽差的書簡往返,尤其浪矢死前的那一封回信讓這些迷途羔羊知錯能改,凌晨的書桌檯燈下,我突然有了一雙矇矓的眼睛,

是淚水

我感動。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