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送葬曲

 

(有錢到一定要蓋一間這麼怪異的房子,並且要在這麼偏遠的山區,或許這些都沒問題,但是在建築師的篩選部分,老闆能不能用點心思呀?)

 

隱約嗅到了當年「卡斯頓・勒胡」在大作黃色房間之謎(Yellow Room)所想表達的一種不可思議的氛圍,這兩部作品(黃色房間之謎,雨夜送葬曲)一樣是主角目睹被害人進入密室後慘遭毒手,兇手竟然都在眾目睽睽下憑空消失,但是最後小記者在解答出這個推論的動機與手法,羅生門的佈置法,果然是後韻強勁的一個作品,反觀林斯諺的這一部,就比較淪為解謎語又複雜地故佈疑陣,可是卻一直刻意露出馬腳來公佈答案,作品成熟度馬上可以分見高下。

 

雨夜送葬曲

 

然而在民族性的驅使之下,華人在這一類的推理作品裡,恐太偏重於物理解謎的方向,又為了能拉回一些感性面的閱讀樂趣,往往添加了許多疑犯們的童年身世的悲慘,想引導讀者想寬容或解釋犯罪動機,華人作品或許是懷著一種模仿性創作,所以在比重方面,還是比較強調犯罪手法的精妙剖析,在動機與情感面卻失去了一些該有的人性真諦,每每狗血灑了滿地,偏偏卻只是為了好玩而已。

 

雨夜送葬曲

 

這本「雨夜送葬曲」是十年之前「林斯諺」的作品,當時名稱為「雨夜莊謀殺案」由小知堂出版的,因為已經絕版多時,所以這次換個名稱再發行,就索性把「林若平」系列再花點時間閱讀一番,有別於「冰鏡莊殺人事件」(這本應該是後續林若平辦案事蹟的紀錄)只是地點從中橫改到南橫,如出一徹的依然是富商稟持著家財萬貫的一個出手,造就出一個讓人驚嘆的建築物,在佔地面積大,造型花樣獨具匠心之外,

 

雨夜送葬曲

 

這裡頭的神秘機關,才是這本書裡的破案關鍵,或許是因為閱讀過前作,這次老調重彈的一種模仿感,在林若平想關掉燈卻按錯開關的那一頁,答案已經解答的清清楚楚了,再加上大偵探心裡一直嘟嘟囔囔的殺人手法力道驚人之類的,更是完全地讓謎底曝曬在陽光之下,再加上所謂的「無巧不成書」的宇宙奧妙使然,雖然覺得幼稚喜感,卻也無從推翻這個神奇世界下,被造物者玩弄時的莫可奈何。

 

雨夜送葬曲

 

在造就嫌疑犯來誤導讀者的部分稍嫌稚嫩了一些,有一點推理小說閱讀經驗的朋友們大概都可以推敲出那只是一種故佈疑陣的手法,所以有關同學們的悲慘童年或交相愛慕之情,就可以草草跳過了,而佣人與前僱主的相遇,送三餐的情誼,讓人感受到一股充篇幅的無奈,是否擔憂再出版的銷量而添加的章節?這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如果不能讓其中的片段鋪陳都與案情能夠連結牽扯的話,一本好書瞬間變成了一瓶安眠藥,儘管效果沒有尖端出版社的「慕語」來得明顯,卻也不遑多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