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鏡莊殺人事件

 

(有錢人就是任性 之 為愛一生一世無怨無悔。)

 

之前有位不知道住哪個國家,講哪一國話的哲學家提出一個論點:「癌症是人類最浪漫的死法!」這樣的說明當然是觸動了我心裡淌血般的痛苦,畢竟我老人家兩年前被活活地折磨到不成人形,才在所有親朋好友的陪伴下停止了呼吸,脫離病痛,雲遊四海逍遙去了。事情發生後這段兩年多的奔忙與沈澱之後,許多事的衝擊、許多教訓的洗禮,靜心下來想了想,這樣的說法,倒也不是沒有道理!如果可以預期離開的日期,那在離開之前,是不是可以把這一生想做,卻不能去做的事情,好好地轟轟烈烈一番呢?

 

我想是的,作者同樣也是這樣的出發點,有了這樣一本推理成分不會很高,卻在機關解謎上面花了不少的心思的作品。

把有錢人的任性與膽大妄為,搭配當年犯錯肇逃罪該萬死的五位死者,充分地演活了「奪魂鋸」之「我不想跟你玩遊戲」的翻版,包括那位知情不報袖手旁觀的冷漠女子,一併在這人生最後一齣好戲裡,以血來遙祭這一生的摯愛。

 

好了,劇情開始了!

 

那位「莉迪亞」小姐的標準英文發音,還有當時「紀邵賢」委託完任務後馬上告知:「我明天就要回美國了!」其實就已經把該推理的部分大致上都說明完畢了,若平冥想出的機關來解釋密室殺人的過程,讓我在最後幾頁差一點笑了出來,這跟櫃子或床底下有密道,天花板有機關豈不是「事出同源」,莫非作者是認為這樣的套路是「藏葉於林」,讓人囫圇吞棗地閱讀下去,沒有知覺地闔上書本,大讚華文推理小說的優秀嗎?

 

非也,

 

原來這樣絞盡腦汁地殺死這五位死者,並非只是貪圖自己一生對哲學的執著,也不是為了要滿足長子(密室傑克+愛馬仕)的兇狠嗜好,後來在餐會上的解釋,終於可以勉強的解釋一下,這一天下來辛苦閱讀(還要了解滑輪組合後如何省力的傷腦筋物理學)後,何以有這一段冰鏡山莊的殺人事件,讓人看了覺得略帶點感動,況且這五位本身就不會讓人覺得憐惜的角色,並不會在死亡後給人對兇手有多大的氣憤感!

 

 

冰鏡莊殺人事件

 

 

只是在利用這個殺手(密室傑克)的名氣,殺死了這五位當年的仇人之後,兇手從電動沙發輪椅中走出來的畫面,讓我想到奪魂鋸第一集,最後趴睡在中間的死屍突然間活過來的畫面,雖然有想像力,但是情節卻過頭了一點,當時這位「愛馬仕先生」好像比讀者們更急著想知道「林若平」怎麼破解他的詭計似的,一定要躲在悶熱的椅子裡親耳聆聽嗎?

 

那如果林若平並沒有破解這個難題,或許「紀思哲」這位富可敵國的老闆還可以多擁有一些時間享受報仇的快感,而不必急著吞下毒藥自殺吧!但是這樣一來,那位想因為智慧犯罪而聲名大噪的「密室傑克」,在這個機關重重的冰鏡莊內殺人的作品,豈不是只是像「葉問與廖師父」的閉門決鬥罷了?

 

外界怎麼報導,也頂多是「紀思哲神秘旋轉山莊大屠殺」為標題,報導死者的慘狀罷了?(不過作者在書裡面不有置入性行銷一些自己的作品,這一點倒是滿新鮮的,像是「貴志祐介」在「惡之教典」的電影裡,也擔綱了幾秒鐘深沈的演出。)至於我對這篇故事刻意辦案,刻意犯案,本格派詳細解釋謎團到要說服讀者(林若平有一段很強勢)的做法,並沒有非常喜歡,所以對於「霧影莊殺人事件」以及「羽球館的亡靈」就沒有很期待再花時間去閱讀了。

 

看推理小說總是怕看到一種作者,會自己投身其中比讀者更著迷的瘋狂提筆,寫到後來,前頭鋪的梗,到後來忘的一乾二淨,前面所有的辛苦搭建的心血,到後來看起來根本是白忙一場的空白執著,寫推理小說本來就很困難,寫一本好看的推理小說,更不是一件可以量產而且簡單的事情。

 

總之還是謝謝林斯諺為我帶來兩天的花蓮神秘山莊之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