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錯的歸結

 

那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第一次閱讀「折原一」的小說,從架上完整的「折原一作品集裡」會挑出這一本,主要是因為它的厚度應該可以陪伴我,在這些不良於行的日子裡打發時間,再來就是因為「博客來」有專欄作家對這本作品讚譽有加,於是二話不多說,請同事就從書架上抽了出來交到我的手裡,小心翼翼把腳用手捧上車,慢條斯理地輕踩著油門(知道我腳傷的朋友們就可以知道這條回家的路有多漫長了),我滿心期待地帶著它穿過大街小巷,經過不見天日的地下室,搭著電梯直達陽光耀眼卻在六月裡悶熱著的七樓房間,急忙著攤開,興沖沖地展開了「一場遊戲一場夢」的奇幻推理。

 


 

(與主題沒有任何關聯,只是增加一點篇幅跟背景音樂而已!無需花心思猜測歌詞裡有任何的蛛絲馬跡。)

 

折原一 Orihara Ichi

1951年生於埼玉縣,早稻田大學文學部畢業。早年經過上班族生涯後,1988年以短篇集《五口棺材》出道。1995年以《沉默的教室》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以精緻複雜的敘述性詭計享譽日本推理文壇。其他尚有《異人們的館》、《倒錯的死角-201號房的女人-》《倒錯的歸結》等作。

在這一系列「倒錯」三部曲的推理故事裡,一個似乎出版過許多成功的書籍,卻又彷彿在黯然地過著漫無天日的作家生活的中年人,不斷的自豪又失落地存活著,沒想到我竟然第一本就挑到了最後一集,似乎對於之前的作品沒有先拜讀就直搗黃龍,對自己與作者的美意十分過意不去,而發現這一切的時候,竟然已經讓莫名兇手殺死了眾多受害者了,而其中經歷許多天的「時空」或者「夢境」的交錯,我整個人似乎被「倒錯」地爬不下床,夜晚還得跑去維也納跟一個智者用英文請教這些謎團?(這幾天還有印象的夢,結果後來找不到護照也找不到機票,而回台灣的飛機就要起飛了,熱鍋上的螞蟻的腳已經燒到捲起毛球了!)

 

會有以下的心得跟感受,究竟是因為沒有先讀過前面兩本嗎??(倒錯迴旋曲)(倒錯的死角) 若真是如此,還望各位前輩們指教推薦!

 

倒錯的歸結

 

(上吊島裡的新見月代)

 

 

作者班門弄斧的把兩個時空的前因後果給穿插著安排在故事裡,恐怕是我這一陣子讀起來算是十分吃力的作品,夢中有夢,有夢的那個夢裡還有一場夢?概念是這個樣子嘛?

 

倒是媽媽因為懷念女兒,而照著女兒的日記去過生活這一段算是滿有創意的,只是媽媽的年紀跟女兒的年紀,終究不是那麼自然而然的可以說服讀者吧?兩姐妹之間的殘殺?倖存的女兒還有冷眼旁觀的母親,卻只是因為高額的理賠金,不惜一家人一個一個地殺害?

 

為了要還原當時的案發經過,想為老朋友報仇的校長?想成為「只要有一個繼承就好了」的子女,一個為了美色而淪陷其中,被關進無止盡大牢的求救者?

 

 

倒錯的歸結

 

(東京的公寓裡,那個住在102號房的新見月代)

 

 

那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呀!創意很好,可是解謎的理由而且敘述密室的過程太過明顯,什麼導覽啦?什麼淺灘會寡足不前?以擋門竹棍為弓?繩索為弦?這好比「林斯諺」的「冰鏡莊殺人事件」為了一解密室,而端出了巨富的任性當答案似的!

 

 

 

弄到後來,其實我也不想破案了,只求快一點結束這本讓人覺得幼稚牽強的無奈推理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