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鏡謀殺案.jpg

 

第一本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作品,可怕的母愛。

 

或許是英國人的對話語法,或許是翻譯人員(我深深懷疑是翻譯軟體)的玩文弄墨,所以在閱讀起來雖然勉強上要解讀成她的幽默感,或者刻意故弄玄虛的表達,但是整個類似機器人語言的對話,真是讓一個好好的故事給狠狠地卡了關。似乎總是有那幾個人的對話,是執著在「惜字如金」這個份上的做法,就像我們看一些早期的大陸劇,動不動:「給」(把東西遞給另一個人的時候),諸如此類讓人一頭霧水的對話,在這本書裡,層出不窮卻井然有序的定期出現著。

 

破鏡謀殺案

 

我覺得這個書袋吊的並沒有太大的意義!我認為當時的作者應該已經是個聲名大噪的名作家了,實在沒有必要為了要增加篇幅,或者對裡面班崔太太(有點像福爾摩斯旁的華生)有任何沒自信,非得要讓他也變得像主角一樣的博學多聞才可以!

 

好吧!那就進入主題吧!

 

 

破鏡謀殺案

 

幾年前就聽太多人說過這個阿嘉莎克莉絲蒂是推理之母,是何等的推理名家,但是在被松本清張的名著「砂之器」給嚇壞了之後,就下了一個斬釘截鐵又破釜沈舟的閱讀決心:「我要專注再現代推理小說裏!不能再花時間看那些時代產品或者是過氣的翻譯了,生命有限呀!」所以這些年來,總一直把她的作品給供在書架的最上端,沒有三柱清香,也沒有注目禮,就是四平八穩的擺著,再整個數大便是美的書架場面看起來,只有在壯觀這個形容詞上加分不少,對於我錯過的經典名著,卻不痛不癢的不知道可惜為何物?

 

 

    

 

當時這部作品還被拍成了電影,我不懂網路流量為何可以慢到令人抓狂,從來沒有一次可以讓我平平靜靜順暢地看完,背景台詞一定是好幾句不堪入耳的台語髒話。

 

 

 

破鏡謀殺案

充滿智慧的老神探珍。瑪波小姐。

 

 

「寧可錯讀一百本,也不可以放過任一本!」這是我在前幾個星期冒險地閱讀了老一輩台灣旅美作家陶龍生先生的作品後,所感嘆出來的一個心得,這次在接近午夜時分的漆黑裡,才把最後那個章節讀完的心情,更證實了這句話的正確性。

 

 

破鏡謀殺案

 

我實在很難想像幾乎沒受過太多教育的一個女孩,在那種一次二次世界大戰的世界裡,她可以有大量的作品問世,並且都能留的下來,讓後代的我們所熟知的一些學者李家同、楊照等等的推薦賞析,「遠流出版社」大量集結地珍藏出版,讓我們可以一飽眼福,並且刺激與增加我們生活的色彩以及想像力,真是生為人類的一大幸福快樂。

 

 

破鏡謀殺案

 

我們談到這個故事裡,可能的兇手真是無處不在,可能是關於情愛,也或許關於仇恨,又或者關於輕佻浮躁的女人,因為一個帶著怨恨城府深沉的心態,終結於智慧高深莫測的老太太,關於被愛與被拋棄的一生的陰影,關於以上種種的串連而產生的殺機,當地方警察束手無策之後,老太太搭著計程車出門辦案了!

 

雖然在閱讀的過程裡,我一再地過濾掉所謂有可能是兇手的人,卻萬萬沒有想到,竟然當時大明星是因為聽到了某一段話而瞠目結舌的露出了「破鏡」的臉孔,當場當然有人看到,當場當人有人知道,而只是一個一個,被恐嚇信的作者狠狠殺害,最後的解答也相當合情合理。

 

 

破鏡謀殺案

 

撇開讓我把肝臟這塊被病毒感染到快要硬化的薪柴,施以「惡翻譯」這把熊熊的烈火,或者太多過頭的兜圈子故佈疑陣,實在是一本創意很棒的推理小說,最後以本格派正式且嚴謹的收場,兇手自我了斷,動機合情合理,角色對話清楚分明,只是那個湯姆(威廉)什麼的,我到現在還是一頭霧水,但是不影響劇情所以沒有深入去研究猜想了!電影裡還出現珍瑪波的姪子有來與她見面,改編的太多了其實。

 

 

 

破鏡謀殺案

電影裡這對鶼鰈情深的第五次婚姻的演出者,竟也是最殘忍為愛想逃亡天涯的兇手們。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