蚱蜢

 

莫非是神出鬼沒的凌波微步搭配九陽神功深厚內力,集倚天屠龍記與天龍八部段氏武力之大成,神來ㄧ手地進行懲奸除惡的義舉?

 

從頭到尾這一場人間動物園,正經說來,算不上推理作品的這個故事,但是「伊坂幸太郎風格」強烈,從會飛的「虎頭蜂」、「蟬」、到會游水的「鯨」、時時刻刻惦記著為妻小報仇卻又弱小的「鈴木」到根本是張三豐傳人的「推手」,形成了一團多角形的追逐互戰,雖然我個人非常熱愛「伊坂幸太郎」,算一算也看了他不少的作品了,像是出名的「奧杜邦的祈禱」、「宅配男與披頭四的搖籃曲」、「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ASOS之猿」還有比較動腦筋的時光交錯的「PK」,但嚴格來說,我對「蚱蜢」這個故事的主軸或許是有著過大的期望,所以換來還沒演完就約略知道結局一種已知的落寞,而且果不其然,就如我所料的一一發生了,新鮮感與期望值成了嚴重的反比,因此對這部推崇作者的作品,竟然出現了小小失望的心情。如此說來,獨步出版社宣稱這是「伊坂幸太郎」最暢銷的作品,市場反應的正確性,像是滿天星辰在閱讀完之後,竟然變成了忽明忽暗的問號?不變的是依然閃爍著提醒大家的存疑。

 

 

蚱蜢

 

雖然結構與劇情上並沒有太大的驚奇與新意,但理所當然地在這個故事的組成,有著「伊坂幸太郎」一貫天馬行空的形容能力與幻想實力,登場的角色各自被命名為名符其實的外號、像是巨大體型的鯨、滿嘴埋怨嚮往自由的「蟬」、以及造型與殺人手法都模仿「虎頭蜂」的殺手。

 

各種讓你摸不著頭緒的對話,在這些動物之間交談著。亡靈感恩或者埋怨地提醒或嘲諷,往往在緊要關頭銀幕一拉黑,它便哀怨地跳出眼前,這一類歧異寫法倒是在小單元裡比較讓人歡喜,也變成了這本小說裡比較重要的寫作內容。

 

 

蚱蜢

 

無惡不作與政治勢力結合的「千金」集團,以隻手遮天般的龐大惡勢力支配著整個社會的地下秩序,為非作歹成性這位頭目的長男仇家四面八方的湧來,一登場不到幾頁就因為衝出馬路而被疾駛而過的車,在熱鬧的市區裡給撞擊碾壓橫死街頭,展開了一場黑道內部懸賞緝兇或者懷疑內鬼作祟,與各個以殺人為職業的外包廠商們的爭相緝拿,為了要揚名立萬、為子報仇或者軟弱的「復仇者」為了維護無辜的一家人,刀光劍影的故事就此展開了序幕,當然舞台上演出的過程裡不乏乾冰的煙霧裊繞與沒頭沒腦的對話,或者許多對人生曉以大義的極端開釋,

 

閱讀起來會有一點辛苦

文學與人生哲理的部分偏多

鬼魅出現的似真似假

幻想的畫面與真實的畫面交錯頻繁

 

 

蚱蜢

 

推理小說作者群裡的殺手或主角,或多或少都有閱讀小說(不限種類)的習慣,這其實作者下意識「自我生活習性暴露」與潛意識裡急於「閱讀經驗分享的行為」,也或者因為自信不足,認為自己的概念站得住腳的立場不夠穩固,非得說是引用某位高人曾說過的話,來證明這句話的正確性。

 

 

蚱蜢

 

然而以上種種看似令人頭痛的寫作風格,與幾篇利用時空交錯的來來回回,這已經算「伊坂幸太郎」客氣的表方式了,時光是順著走的,頂多是來回在不同眼界裡看出去的各種解讀,自然這是一種增加故事閱讀起來豐富的做法,如果一旦伊坂風格的時空交錯再混入其中,恐怕得反覆重新閱讀個幾次才能了解其中的奧妙,但是到「鈴木」並非如我預期的知道了妻子之所以被長男撞死的原因,卻讓我有點懷念起一些比較強烈的轉折風格的故事,或許我太久沒有看小說了,雋永的結局竟然引不起我太大的印象感觸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