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惡人

(人生就是戲,演不完的戲,認為命運對自己的不公?以為人生從此斷送?然而悲觀至此,危機就是轉機之天生我材必有其用的戲碼正悄悄上演著。)

 

淺田次郎?在大眾閱讀習慣的主流市場裡,我一股腦兒地投入許多大家都熟悉名流作家的作品,一兩年過去了,對於過多的解謎、刻意的推理,多多少少有些厭煩,這半年多來迷上了逛二手書店或者上二手書網站,有一些意外的驚喜也有慘痛的地雷,而「淺田次郎」這個陌生的名字一直與我擦肩而過,雖然說錯過的當然不只這樣一個作家,如果要細數恐怕幾百幾千人都有,不過就算是錯過了這麼一個幽默寫手,或許不會影響我短暫人生中閱讀的色彩,但若能夠多一抹油亮閃爍,又有什麼不好呢?

 

「惡漢小說」這種題材在印象中多半淪為流水敘事,一貫的模式非紀錄懲惡鋤奸老掉牙莫屬,與他們見面之前,我已經鐵了心用打哈欠的方式來當開場白,真的遇到了所謂的惡漢小說,就是這本「淺田次郎」的作品,如果不是因為封面設計的這麼迷人,而且還有著一個叫「金光閃閃系列」(三本一套)的封號,我可能就又與他失之交臂,但是如今既然碰面了,那就只好找張凳子(其實是沙發,我的腳目前還是要翹高起來才能避免疼痛),翻開這本可能好看的惡漢故事書。

 

除此之歪,一併也呼應了「三日不讀書,面目可憎。」這種人人皆求外貌的千古真理呀!

 

三名惡人

 

 

三名惡人

這是一本節奏鮮明、快意恩仇的輕鬆故事,雖然題材新鮮感已經屬於過去,然而在那麼久以前,這不折不扣確實是一個受到好評的故事。但是在不要求太多解謎推理的預期心態去閱讀的話,倒是可以在一些人物的甘草對話中,嘴角上揚後你也會和我一樣,找到一些小品閱讀的大趣味。

 

諸如一些印象中發生過的對話如下

 

警官誤見法官與情婦的關係,掌握了把柄得到了一間為期十年的秘密基地。

哈密瓜與賄款的誤解。

接下來的工作由我處理吧!(原來是掃地工作!)

希望你這把鎗賣個好價錢!(原來不是暗號,是窮困的黑道最後賺錢的希望,卻被新近成員自我解讀成殺光對手全家的命令!)

情婦 與 心腹 互不肯出錢拯救老大的明爭暗鬥。

 

 

三名惡人

時間不斷地流動著,任憑我們就怎麼不情願離開心理與空間都讓我們鐵心斷定是黃金年代的過去,這個世界還是被它半推半就地趕到了現在。(周星馳老了、吳孟達跟周星馳吵架了、大傻走了、張國榮不唱了,現在是盡是袒胸露背、毒品與光著屁股唱歌當道的年代。)

 

在這些成長的歲月裡,我們看了許多電影也好,各種類型小說也罷,這種利用陰錯陽差的對話誤會所造成的蝴蝶效應,其實已經屢見不鮮,新奇感的銳利也消磨成了平常心駑鈍了。

 

雖然事實上是如此,而這本小說不外乎大致上也是這樣的風格,但是在「三名惡人」各自改頭換面後所執行的所謂的復仇的行為,配合無里頭天真無邪與矯枉過正的正義感,卻意外地形成了許多即便是目前電影也可以運用的笑點,這是這本小說裡老套故事的亮點,而且不定時地閃爍一下刺激你的嘴角上揚,提醒你心裡真實的喜悅。內容就是簡單的三人各來自遭受背叛、冤獄痛苦、軍隊戰事的委屈,刑滿出獄、惹禍解職後的一些實現自我期許的追進圓夢的故事。

 

 

 

三名惡人

既然都說是「金光閃閃系列的首部曲」,想必當然還有更莞爾的後續了,

 

.在剷除了龐大的政商集團且盜取到所有的網路結構(電腦運作方面的知識不必去理解,因為我也看不懂!),

.讓社會大眾知道波斯灣戰爭日本人不需要去送死的一場宣示,

.以及讓媒體清楚拍攝到黑道與國會議員狂妄的現金交易,

 

是該「權老」出馬的時候了,後續還有兩本接下來會發生的故事,

 

「渾身是血的瑪麗亞」、「深夜的喝采」

 

時間真是一個折磨人的傢伙,人一出生就註定會死掉,「時間」、「體力」不夠用,真是叫人灰心地捧著看都看不完的推理小說。

 

三名惡人

淺田次郎(1951- )

本名岩戶康次郎,出生於東京,為舊士族家子弟。因為受到三島由紀夫自殺的影響,而加入自衛隊。期滿退役之後,曾從事過各行各業,因此積累許多豐富的人生經驗,而這些也成為筆下的最佳題材。早期以創作散文為主,由於熱愛寫作,儘管從事服飾業,仍創作不輟,一九九一年以文章<被拿到還得了!>初試啼聲。

初期作品多以「惡漢」題材入文,因此被稱為「惡漢小說」,(所謂惡漢小說(picaresque novel)是源自十六世紀西班牙,對騎士小說中理想主義的反諷,故事內容多描寫惡人如何冒險犯難、對社會極盡辛辣諷刺)於一九九二年始發表「金光閃閃系列」、《惡漢小說英雄傳》、「監獄飯店系列」等等。

一九九五年以《穿越時空.地下鐵》一書得到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以中國清朝宦官為舞台的時代巨作《蒼穹之昴》,一九九六年入圍直木賞(一九九七年出版《誰殺了珍妃?》,為本書續篇);隔年以《鐵道員》榮獲直木賞的肯定。

從新選組系列小說中獲得靈感,構思二十年,創作《壬生義士傳》,二○○○年獲得第十三回柴田鍊三郎賞,也被稱為淺田版新選組。

自稱是「小說的大眾餐廳」,認為「寫作是最大的愛好」,作家生活十四年以上,出版超過七十冊的著作,至今仍保持對執筆的熱情。小說中濃厚的人情味是其主要特徵。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