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墓村.jpg

 

民國三十八年,我爸爸剛會走路的那一年,也是蔣中正大舉遷都來台的那一年,橫溝正史的八墓村這部長篇小說悄然出版了。


古代的書閱讀起來相較於現在樂趣橫生的寫作方式,的確有一點讓人不由得懷疑起這是不是一堂耐心培訓的課程,從一開始說的恐怖萬分,到後來的快樂結局收尾的陳述法,失望之餘,不得不認同時代的演進真是一件好事,在我喜歡現在伊坂跟東野的活潑寫法後,進化真是人類太需要的事情了。



總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讓主角埋首地抽絲撥繭要找出答案,換成是我,寧可回到東京過著他所形容的灰色生活,在山洞裡的情緣在真實的婚姻這個儀式之後豈能有幸福的收場呢?



金田一被譽為故事裡厥功甚偉的神探,除了主角突然省思後對他讚不絕口的佩服之外,我實在領略不出有什麼獨到的本事跟高人一等的智慧,另外在京極夏彥裡孤獲鳥之夏內提到的屍蠟原來早先就已經寫過要形成的種種因素,日本的推理該不會是天下文章一大抄吧,巧合成這樣了。



總之,劇情老套,文字不優,翻譯偏囉嗦風格,而且有點大驚小怪地讓我頻頻失望,松本清張的那一本砂之器有異曲同工之妙,這些拼了老命要找出真像的主角像島田莊司的北方夕鶴2/3殺人事件,砂之器內的警探,還有本書的主角如果能多一點點像京極堂的智慧,就會好看的多了。



金田一到底來這個村子幹麻的?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