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杜邦的祈禱

 

如果我像一隻不能停腳的旅鴿,誰又是我的優午呢?



我好像一直在飛,卻又不停地回過頭去等待關愛的眼神,多少年前的哭聲拉開了布幕後,直到現在,我竟然忘了該演些什麼來博得掌聲,既然沒有優午為我傳遞生命的訊息,我又何必停下腳步瞻前顧後地浪費生命呢?

自由的飛翔吧。奧杜邦的祈禱會實現我的生命的意義的。

 

這還是我第一次覺得村上春樹寫推理小說,八成就是這個味道似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