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謀殺俱樂部.jpg

 

(在追尋不斷創新的推理題材的路上,往往有很多讓人開心的驚喜,但是再平順的大道,卻也不免總有些顛簸,像是有時會變成年輕作家的白老鼠,就這樣。)

 

對於天培文化下達的閱讀令「置若罔聞」的我,昨天從「西班牙趕回日本的漆田亮」令人扼腕的故事裡回到現實,身體雖然窩在公休中的店裡,卻沉浸在西班牙佛朗明哥的音樂中,飄飄然地鏽蝕著這難得的假期,

 

突然間,

 

被拍打鐵門的催促聲響喚醒,頭被不自然地向左邊扭了過去,宅急便心不甘情不願地:「新年快樂!有沒有人在?」

 

 

首相暗殺俱樂部

 

看著橫躺在旁邊四五百頁的書稿,因為大陸人寫作排版的風格是橫向的,而且我在列印的同時忘了有行距這個選項,密密麻麻地像整桶的咖啡豆堆疊的模樣,在精神食糧上的選擇變得被壓在後頭了,看到這本小清新的封面設計,謀殺首相這種非同小可的推理題材引起了我的興趣,然而這竟然是校園喜劇類的一門忠烈,原來這個可愛的作家名字:「白河三兔」是一個這麼不折不扣的偶像劇書寫專家,所以可以預見的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我恐怕會叫苦連天的又跳著看了。

 

 

 首相暗殺俱樂部

 

是一對雙胞胎,因為父親車禍身亡後頓失經濟來源,母親面對著巨大的生活壓力之下,在一次酒後吐露了對雙胞胎妹妹的厭煩與贈恨,好巧不巧地這一字一句被準確無誤地拋進了妹妹的耳朵裡,氣憤離家改名換姓自然不在話下,緊接著下來就是雙胞胎姊姊天生的愛護妹妹的基因開始放電,展開了用心良苦地保護行動。

 

 

首相暗殺俱樂部

 

巧用心機地考上了跟妹妹同一間高中,進而知道了許多妹妹的行為舉止,情竇初開,人際關係,對家庭的失望諸如此類的一些陳述。然而當年媽媽在電話裡咆哮的那些話,一直被妹妹誤解家人對她的傷害,姊姊其實心知肚明爸爸的車禍身亡時究竟是在玩手機?還是哪一通致命的電話讓他驚慌失措?其中提到一個組織社團的用意,只是幾個在青春期裡失溫(少年維特煩惱的年紀,動不動就會以失溫來自我期許,悲劇英雄的滄桑少年是多麼好的一個人生經歷?)的學生,相互舔舐傷口各自巧用心機來取暖,而作者把一群高中生的智商與行為以神話的方式來描述,比較讓我胃口盡失,或許我離開高中生活已經太久太久了,被現實社會洗練的色彩全無,刮得我一背上的傷口,對這些荒唐的巧合與心思,只能莞爾一笑把幼稚行為看淡,並無任何被打動的感受。

 

 

首相暗殺俱樂部

 

而父母親在求學階段面對子女在人際關係上被欺負(現在稱為霸凌),竟然不能挺身而出,說是因為身份尷尬,自信地輕蔑這些人生中的小事,推託給所有人一個奇幻的藉口:小孩子應該受到磨練,或者甚至認為自己小孩是錯誤闖禍該受到懲罰,這一切無非就只是這兩個字:軟弱!

 

 

 

首相暗殺俱樂部

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軟弱!

 

 

 首相暗殺俱樂部

 

「我的家庭自大又懦弱」其實我當初何必跟轉學後的那一所學校,裡面那些在混吃等下班的爛老師們講這些?在白河三兔的作品裡,這個警告板似乎是給去上班的老師們的!

 

大致上寫作的文學筆觸不多,翻譯人員有點淪為賣弄辭藻,許多不應該是從高中生口中說出口的成語片語,因為跳脫青春偶像的層次,轉而投入了文學的領域,這或許可以解讀白河三兔對文學推理的渴望,而頻頻漏餡;卻也可以說程度有限,卻沒有自信地在這設定讀者群為年輕人的作品裡,不安的賣弄。

 

高中生活的學生若能課業不在乎,家庭生活忽略,經濟來源可以不必擔憂,那造成這個社團的組織或許說得過去,但是因為淪為想要表達半推理半創新題材,所以組成的成員們必須每個身懷絕技,並且需要有一段坎坷的身世來療癒當結尾,整體的融合程度堪稱牽強萬分,翻譯的人員不知道是忠於原著的風格,還是經驗尚稱才疏學淺,所以往往贅詞複句造成閱讀上的不通暢、累贅,最後讓人覺得小孩子的作文般的作業,不值得花上太多時間去閱讀了。

 

 

我也曾經需要與人舔舐傷口,我也曾經這樣磨蹭取暖,我也曾經如此天真浪漫,時光一逝永不回,我喜歡現在堅強獨立的自己。沒有失溫這種事,人本來就是恆溫動物,構造裡給你一顆跳動的心臟,給你循環用的五臟六腑,只有勇敢上進的照顧自己,只有放下所有執著看淡性慾所賦予的一切,別讓人為主的社會制度與教育給綑綁,人只有獨立堅強,只有獨立堅強。

 

 

首相暗殺俱樂部

白河三兔

2009年以《深水長眠》得到梅菲斯特獎出道。2012年以《別懂我》(私を知らないで)入選「原創文庫大賞Best1」,擅於以青春時代為背景,講述少年少女的青澀情愫。被評為「走在現代娛樂的尖端上」,是備受矚目的新銳小說作家。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