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刀.jpg

 

沈重又複雜地看完這一本小說,我骨子裡多想過著只有閱讀與跑步的日子。大致上八九不離十地可以知道故事行走的方向,只是字裡行間許多繞口的思想觀念,對文學書寫境界的追求,讓一個悲傷的故事卻有了深刻龐大的世界觀。

 

雙刀

 

 

在我們安逸的台灣社會裡,哪來的這種對於恐怖思想有著根深蒂固復仇心態的人呀?不過這原生家庭在血液裡奠定的人生行為的基礎,卻是這麼深沉地讓我感受到不能呼吸的壓力,在這本書裡,也在我的人生裡。

 

 

雙刀

 

骨子裡是怎麼樣的人,就會是怎麼樣的人呀!或許一開始對「傑哈」的冷酷無情或者「機會主義」讓我們反感,沒想到他的妻子原來「骨子裡」就是一個極端民族主義的恐怖份子,最後讓她自我了斷卻也是一種最好的下場,一如我現在以「不在乎主義」地與時間一起度過這人生該是輝煌卻是灰白的年紀,果然是這樣的,儘管我怎麼努力,還是難敵一個不同物種的思想觀念,門當戶對早就不是千古名言了,根本就是人生真理呀!

 

突然同情在牆上對我展開鼓勵手腕,露出碩大二頭肌的老爸了!

 

我們父子怎麼就這樣淪落到宿命的安排或者是捉弄的胡同裡了?或者,如果我們都笨一點,又或者,我們可以比笨蛋再笨一點!

 

雙刀

 

這幾天被這本小說糾纏著,盡是想著那間有人照料三餐的精神病院,我印象中六樓是給董事們住的宿舍之類的?至於演到忘了自我的人所說顏色?在我眼裡看來都無所謂了,如果我可以窩在台東與屏東這個偏僻的交界山脈裡,就這樣一個人靜止了所有的旋轉,生活只剩下夏真(應該是夏潔)的跑步(不過看來我這斷裂的右膝蓋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妥協)與閱讀寫作,我可以像這樣早上唱唱歌給爸爸聽,可以回想一下爸爸所有的行為舉止,眼神微笑,我們如果比笨蛋再笨一些,是不是就可以知道什麼是快樂了?

 

快樂有什麼吸引力嗎?其實我真的不太清楚了!

 

以上是囉唆的廢話!我並沒有輕生的念頭,只是為生活表達一些哀悼沮喪罷了!

 

雙刀

 

 

這是一本不太好讀的小說,作者在巴黎唸的是哲學,文章裡雖然是一個算是推理故事,卻把重點都擺在心思推敲與雙重人格上的自我對話,在閱讀起來文字優美沒有話講,但是,要有更多的耐心慢慢去整理細嚼,否則恐怕被一下法國研究團隊那些專業名詞跟民族意識地穿插橋段,給帶到周公他家裡去了。

 

 

 

 

飛機,我在此期待幾百年後,歷史刊物會記載著這個交通工具,只不過是人類文明開始初期,一個不得已的代步工具而已。給有耐心,喜好文學多過曲折故事內容的朋友們。

 

 

雙刀

 

 

喬一樵

本名莊依婷,巴黎第八大學哲學碩士,旅法十餘年,曾在巴黎當代藝術畫廊工作數年,以藝術為業,以創作為樂,目前身兼藝術工作者、小說作家與專業法文譯者。長篇小說著作:《山城畫蹤》(商周,2012,此作獲得2011年兩岸文學PK大賽首獎)、《非寂寞芳心》《雙刀》(頤蓁文學、2015)。法文翻譯著作:《畢卡索的蒙馬特Ⅰ》(大辣,2014)、《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